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要闻  > 正文

紫藤花下:一乡镇小学老师18年坚持教孩子写童诗

发布时间  2014年12月14日08:46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贺菊花    责任编辑 王小明
背景色选择:白天黑夜护眼文字大小选择:恢复默认

    紫藤花下

    ———一位乡镇小学老师18年坚持教孩子们写童诗

    中国常州网讯 “童话中的小熊阿泥,是一个永远想改变自己的普通人。写这个童话,希望孩子珍惜现在的生活,同时也向往改变。改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发现过去,也可以更好地面对未来……”昨天,第13届台湾儿童文学牧笛奖第2名获得者、我市新北区新桥实验小学老师任小霞通过视频,在牧笛奖颁奖大会上表达了自己的感想。

    作为一名乡镇小学的老师,任小霞以前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会创作《喜欢安静的阿泥》并且荣获台湾儿童文学牧笛奖,会出版诗集《爱旅行的耳朵》,并会在本月荣获江苏文学最高奖项——第5届紫金山文学奖。

    这些果实,是任小霞在快餐文化流行的时代、在诗歌渐行渐远的当下,坚持在学生们的童年播撒下诗歌的种子,坚持18年教学生们学诗、写诗的额外收获。

    播种,从教孩子们读诗开始

    从小爱好文学的任小霞1996年从武进师范学院毕业,刚到新桥小学就兼任该校“紫藤花文学社”辅导老师。那时起,她就从短小、有趣的童诗入手,带领学生们走进美妙的文学世界。

    她惊喜地发现“孩子们都是天生的诗人”,他们张口而来的很多语言都充满了诗情画意,比如“我的耳朵去旅行了”、“我把秘密告诉铅笔”、“雪花跳着舞敲开了冬天的门”等等。于是,在学校的支持和任小霞的努力下,“紫藤花文学社”变成了“紫藤花诗社”;2003年,童诗兴趣课变成了校本课程;2006年,新桥小学又成立“小霞儿童诗工作室”。她潜心钻研童诗教学,成为专职童诗老师,一周承担18节童诗课。

    任小霞说:“在日新月异的生活中,孩子接受的东西,时尚多于经典,成人信息多于儿童读物,物质现实多于精神想象。但是,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想象,是真善美的底色,是艺术的感受力。”所以,她用诗意教育,让学生感受声音美、文字美、想象美,从而喜欢阅读,喜欢表达,喜欢学习。

    创作,从快乐游戏激荡心灵开始

    “和孩子一起成长的日子,是快活的日子。”

    2003年的一天,她和学生在风中漫步,闻着风从远方带来的香味,孩子们欢呼着奔向了花苞。她就此写下了自己的第一首童诗《馋嘴的风娃娃》:风娃娃/真是个馋宝宝/小花苞站那儿/是香香甜甜的/棒棒糖哪/风娃娃/左一口/右一口/舔个没完/你闻闻/风的嘴边/全是花苞的甜味儿。

    这一天,孩子们也有许多发现:“风是个发型师,给我吹出了奇怪的发型”、“风悄悄地亲了我一下”、“风在挠花的痒痒”、“风在搓云朵橡皮泥”……一个个风的“游戏”组合起来,栩栩如生地描绘了一本诗意灵动的大自然的“图画书”。

    就这样,几乎每一堂童诗课,任小霞都带着孩子们玩游戏:悄悄话的游戏、小脚丫敲大鼓的游戏、画嘴巴的游戏……她带给学生知识和快乐,(下转A4版)(上接A1版)学生则“回赠”创意和童诗。《爱旅行的耳朵》,就是上课“溜号”的学生承认“耳朵去旅行”了,她以此为题材创作的童诗:我有一双爱旅行的耳朵/它们常常乘上课去游玩/这节课/它们又溜远了/听着沙啦啦的歌/它们爱上了树叶/遇上叮叮的风铃/它们又好好交谈/哎呀/这时老师瞧着我/想让我回答问题/可是我的耳朵/刚刚在旅行/老师说的话/全都不知道。

    她创作《爱旅行的耳朵》后,还启发学生拓展题材,以《爱旅行的眼睛》、《爱旅行的心灵》为题,进行童诗创作。她带领孩子们观察秋天的树叶,二年级同学蒋溢丁说“秋天的叶,是小小的口哨,风路过,一个一个吹”;三年级同学徐宇轩说“秋天的叶,是送给大地的小小的挂件,是送给风儿的好看的拼图,是送给小溪的远行的船只”;而马文静同学却觉得“秋天的叶,是金黄的蝴蝶,她们舞蹈着向冬天飘去……”

    至今,不仅任小霞个人已出版100多本童诗、童话和绘本,她的学生也发表了童诗2000多首。今年9月,她和7位同学共同出版了一套7册的《新桥小学学生诗丛》,有的同学自己为诗配画,有的是小伙伴合作一起绘图,整套《诗丛》童趣盎然,而且洋溢着真善美。

    收获,在紫藤花下

    播撒诗的种子,让花朵般的孩子,拥有睿智的脑袋、阳光的心灵和担当的肩膀。

    新桥小学六(1)班同学陈兆熙,已有多首童诗在杂志、报刊发表。他用诗歌叙说《梦想》:世界真小/好多人容处都没/我想让世界更大/让每个人都住好;/大树真少/连风沙都挡不住/我想让树木更大/让风沙乖乖/低头;/森林真是太小/连小小的动物都四处逃窜/我想放大森林/让动物们/快乐玩耍;/花草真少/连宇宙中小小的地球都不美/我想种更多花草/让世界的版图更美;/但父母的关爱太多了/让我无法接受。

    读着孩子的一首首童诗,陈兆熙的爸爸欣慰地说:“童诗已经不知不觉让孩子长大,并学会了关注社会、关心国家,充满了正能量。”

    早已告别任小霞,如今已考入南师大学习油画的张翌同学说:“如果一幅创作好的油画是我们的人生,任老师让我们养成的诗意,就好比油画底子,虽然不能保证今后路途一帆风顺,但总不会显得那么单薄,有时候甚至是我们的港湾,可以躲避一些不如意,给我们力量继续起航!”

    童诗滋润着孩子,也快乐着任小霞。

    18年来,她一直坚守乡镇小学,一直坚持教孩子们写童诗。她说:“虽然时光让我变老,但是我的内心仿佛永远在成长。成长的感觉和孩子们是一样的,一样对生活和生命由衷地热爱与好奇。”

    任小霞当年的学生,如今不少都已经踏上社会,虽然绝大多数人并没有从事文学工作,但是,许多人都由衷地表示,任老师当年的童诗教育,不仅让他们学会了观察生活,提升了写作能力,更丰富了心灵,而且还让不少人收获了巨大的自信和快乐。不少家长也赞叹,这么多年,任小霞能够静下心来,润物无声地坚持做好这件事,使孩子们不仅学习了童诗,更从她的教育中学到了真善美。

    任小霞潜心探索和坚持的“诗意教育”同样得到了国内多位著名儿童文学家和教育专家的关注和推崇。

    著名儿童文学家金波先生说她乐此不疲,因为“那是美的所在,善的所在,生命因诗的滋养而丰盈”。

    著名儿童文字家、诗人圣野先生也说,任小霞18年坚持教孩子们写童诗,“像在紫藤花下轻快地走过,得到是凉爽,得到是快乐”,他希望“中国的紫藤花下,应走出一批接一批带着微笑的老师,带着凉意的诗人”。

    本报记者 周瑾亮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读图时代
更多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