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社会  > 正文

钟楼法院钱金华:法院执行打折扣是为求公约数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19日08:17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郝想想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常报全媒体讯 7年前,钱金华通过公务员招考进入钟楼法院工作,小时候做梦都想做法官的理想终于得以实现。每每想起收到录用通知书的那一刻,至今还是满满的幸福感。到法院报到不久,他被分到执行局,这一干就是7年。

    不断学习 不断成长

    “执行是一个我既渴望又不熟悉的领域。”钱金华说,执行并不需要太多的书本知识,反而需要的是经验。许多老执行法官常说,他们都是“社会大学毕业”的。钱金华深知,这是老法官的自谦,但这其中深藏的道理必须在实践中慢慢学习,慢慢体会。

    一起交通事故赔偿案中,申请人伤势很严重,而被执行人家境一般,全额赔偿的可能性很小。几次做被执行人工作,不见效果。当钱金华把执行情况向申请人说明之后,申请人却不怎么理解:“出事之后,他连看都没来看过我。”听到申请人的这句话,钱金华顿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随后,他做被执行人的工作,让其向申请人道歉,争取得到谅解。“我之所以不愿意来,是怕你们骂我,今天我硬着头皮来向你道歉,请你原谅。”在他的开导下,被执行人诚恳地道歉。随后,双方握手言和。

    生效法律文书必须得到实现,可是,现实情况之复杂,并不是一句“必须得以实现”就能解决的。有人说,执行阶段往往就是使判决得以打折,其实,这并不是打折,而是“和谐”。如果一定要说是打折,那么,执行打折有时候就是求得最佳公约数。许多暴力执行的后果,想想也不是申请人想要的。

    不畏威胁 释法明理

    苦中作乐,是执行法官辛苦工作的真实写照。做过执行工作的法官或多或少都曾受到或硬或软的威胁。曾经有被执行人把钱金华家的情况调查得一清二楚,还有被执行人说花钱要他的器官,他笑着对自己说,突然觉得自己还挺值钱的。

    想想也不难理解,谁让你执行法官处在解决矛盾纠纷的最后端口呢?而矛盾纠纷的根本就是利益,触及到利益的,当事人难免会说几句过头话、做一些过激行为。“换个角度,换个位置,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听一听他们的心声,或许,解决问题的时机就在那一刹那。”钱金华说。

    有一次,一个曾经威胁过钱金华的被执行人主动找到他说:“钱法官,我并不是真的想搞你。我只是觉得,我这几年过得并不好,而你们却一直在逼我,一气之下说错了话。”面对这样的当事人,钱金华细致耐心地解释法律规定,以及逃避债务所带来的后果。

    钟楼法院院长周增伟说:“不要怕,心底无私天地宽!干这行,难免有口舌是非之争,不卑不亢是我们的态度,也是党和人民对我们的要求。”

    没有退路 砥砺前行

    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都说执行是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实际就是说执行工作没有退路。

    工作中,钱金华也会抱怨,抱怨被执行人怎么联系不上,抱怨怎么会有这么多案件,埋怨申请人为什么要把钱借出去,埋怨被执行人为什么要签字担保……他甚至还会骂离婚当事人:离婚可以,请不要折腾孩子!可是,世事繁杂,哪有那么强大的预知能力。与其说执行是为了实现生效法律文书的义务,维护司法权威,不如说是为了挽回申请人的损失。执行的未来,也许就是没有执行,可那是未来,当下,我们必须稳稳妥妥地走完每一步,得继续保持昂扬斗志的精神。

    “如果连我们都放弃了,那申请人怎么办?”钱金华站在窗前,说着便停顿了下来,淡淡地望向远方。

    小波 13337898169 陈德严

    来源:常州日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