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奔牛老街:昔有繁华驻,今留韵味在

发布时间 2017年07月15日10:05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储源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时光穿越。

    运河畔,舟楫往来,车马奔驰,馆舍林立,驿站酒肆举目可见。名噪江南的繁华盛景,是镇志上记载的奔牛老街里的旧时光。

    奔牛老街是历史上的乡镇商业中心,依运河而建。这里是“高山流水”典故出处、明末名妓陈圆圆故乡、工商业巨子刘国钧初涉商海的发迹地,这些名人佳话,为老街增添了深厚的文化底蕴。

    这一次,《档案柜》“寻访常州老街巷”系列便走进这条城西老街。

奔牛东街1号王氏宅

    A、曾经的商贾云集地,曾遭遇两次大火受损严重

    奔牛得名,出自神话故事。据《舆地记》载:“汉时,有金牛出山东石池,到曲河,入栅断其道,牛因骤奔,故名。”奔牛原是武进三大古镇之一,汉朝时得名,距今已有2100余年历史,誉称“邑西巨镇”。

    据《奔牛镇志》记载,至清代中期,奔牛市镇街道已具规模,全长1500米,店铺鳞次栉比,隔街相望,于江浙一带颇负盛名。清同治二年十一月(1864年1月),太平军为保卫常州回救天京,在奔牛镇外围构筑营垒,并从溧阳调来火炮,会战驻守的清军。其时,全镇惨遭兵燹(燹,音同“鲜”,多指兵乱中纵火焚烧),长街大受破坏,房屋多半损毁。

    1937年11月下旬,日军侵犯奔牛,致使全镇顷刻间一片火海,三里长街化为废墟,秀水庵、能仁寺等名胜古迹均被炸毁。繁华市镇,在数日间变得荒无人烟。1938年,逃亡商民无奈返乡于废墟中搭棚栖身,重操旧业。

    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政府先后投入数十万元,对老街街道和巷、弄路面、下水道分别进行改造、拓宽和修整。

    奔牛老街呈“7”字型,现存老街集中于京杭运河北侧,由东街、中街、西街和横街组成,全长1000余米。其中,横街、东街建筑主要以清代和民国时期风貌为主,西街则呈现解放时期风貌。

桥墩下,三两老汉,举着茶缸,天南地北地胡侃,挺惬意。

    B、大桥文化,是奔牛老街的独特一景

    叶茹从小生活在奔牛老街,她是奔牛镇文体站站长,也是我们这次寻访的向导。

    “当年这座桥下有许多拱门,小时候,我们就在桥墩下玩耍。”她说的,是奔牛的天禧桥,如今,剃头修面、榨油熬酱、补锅修伞等传统技艺和器物在桥下依旧可寻。

    “这是我们的‘大桥文化’,是老街居民口口相传的一个称呼。”叶茹回忆,旧时,桥下有乘凉的,卖杂货的,修钥匙的,反正,你能想到的,桥墩下都会有。

    尽管时移事迁,老街里的老腔调,还在。你看,桥墩下,三两老汉,搬来一张小方桌,举着茶缸“嚼白趣”,外头太阳火辣,可桥洞底下风凉舒爽;棋牌室里,一杯热水,一盘棋,是老街居民津津乐道的闲适日子;符家弄里,蒋阿婆家屋顶的凌霄花开得正好。

    中午12点多,正是老街里最安静的时候,古早的奔牛理发店门口,竖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中午一点开门”。理发店的老板高寿坤72岁了,如今住在新北万达附近,尽管生意不如当年,但他还是每天一早从家坐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赶来开门。而在老街走走,会发现,主人如若有事外出,都会留下字条或者在小黑板留言。古朴的生活方式在这里依旧保留。

    C、东街储蓄所、老公社影剧院…… 老建筑身影依稀

    “小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浅滩,我跟着同学一起,在浅滩挖烂泥,不少当地的居民会下河游泳。”叶茹说。后来,浅滩变成了大运河,河岸边垒起了高高的堤坝,砌起了围栏,也砌走了河滩边的童趣。

    以天禧桥为中轴,西面,移址新建的能仁寺在薄雾中依稀可见;东面,老街的墙面修复工作已经启动。

    中街转角,有一栋两层楼的建筑。“就是那种老上海的喝咖啡吃冰淇淋下午茶的地方,那时候很流行的。”

    再往东走,有一条约3米长、半米宽的窄巷,这是整条老街仅有的一条保存完整的青石皮路。

    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奔牛影剧院(原老公社所在地)改造成了全民健身广场,即使是今天,这里依旧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露天影院。

    中街39号,是惠琴服装店,据说刘国钧起家的布店就在这一带;东街储蓄所旧址,是上世纪“中国人民银行”的大楼,如今人去楼空,但墙上的那几个大字依然清晰气派。

    叶茹告诉记者,奔牛码头多,是当时的水陆重要枢纽,这也促成了老街的繁华,“整条街人来人往,有各种卖杂货的,用时髦点的话说,这就是当时的Shopping Mall啊。”

“万缘桥上圆圆影”。

    D、“万缘桥上圆圆影”,宋代至今,老桥保存完整

    “万缘桥上圆圆影,伯牙桥畔觅知音”。走在万缘桥上,不妨想像一下,当年陈圆圆梳着羊角辫,一手摇着拨浪鼓,一手提着竹篮,脸上贴着花黄,一蹦一跳随着陈货郎的货担走动的身影。

    这座古桥,位于奔牛镇东街老孟河出口处,如今已是省级文保单位,也是寻访老街的必到之处。

    据老街居民世代相传,它最晚在宋代就有了。桥的得名源于一个传说,古代有位书法家见奔牛镇东街、横街因老孟河阻隔而殊感不便,书法家决心“化缘”造一座桥。他用为一万户人家写“缘”字而得的钱建了这座桥。桥高坡陡,下雪天人易跌倒,古人在桥的石台阶上刻了斜方形的凹槽,在桥顶南北两侧还各特制有长约3米的石靠椅,这就是方便行人歇脚的“美人靠”。这是常州古桥中惟一有靠椅的桥梁。

    在桥栏上,还雕得栩栩如生的石狮,桥的南侧隐含半联:“雄震双流看帆指毗陵潮回孟渎”。“当时桥头本来有4只石狮子,可是古街第二次受损时,两只石狮子被日军侵毁,不复存在。”叶茹一家三代,都曾在桥上拍照留念。

    E、68岁的阿伯从美国回乡重开老店,乡邻备感亲切

    万缘桥下,原本的桥东街早就改名为幸福路。幸福路8号,是谢聚兴号面店和杂货店,开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从一家手工面店起家,老板谢覆云今年已经93岁了,身体健朗,看到熟人,招呼着进来坐。

    对面的新星百货商店,进门还是老旧的格局,老式的百货柜台里,摆满了各种零食,悬挂的一块小黑板,是各式冰棍的价格。在这里,还能寻觅到5毛、1元的棒冰,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攥着父母给的两三元钱,到桥头的百货商店买酱油,顺便把找零买上一支赤豆棒冰或者一瓶维达饮料的日子。

    老板肖仁者今年68岁,一头白发。他告诉记者,这个商店,曾在2012年的时候有过短暂的歇业。那是因为,从小店里走出了两个远渡重洋的高材生女儿,当年的落锁,是他和老伴从常州飞往美国加州,帮着小女儿带外孙去哩。

    远隔重洋,却依旧惦念乡里的一草一木,“这些老邻舍们都喊我回来,要我再开的。”2014年,老肖回国,回到这个安静的老街,守着一爿老店,安享着晚年。

    吴燕翎 周敏 谢志鹏文 朱臻 摄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