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民生  > 正文

[常州3人谈]结束高考,明天的你又为了什么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13日11:15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王小明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迷”之大学生》 美术方舟 倪铭 作 

    今天是高考结束的第四天。不少考生以为,完成了高考,就是终结了苦难煎熬的岁月,即将迎来一段崭新的大学生活。同是在六月,众多大学毕业生即将离开校园,踏上社会,可是,他们中的太多人,反而没有了迎接新生活的喜悦,只剩下无所适从的迷茫。为何他们会如此茫然?过去,为了中考、高考而苦读,到了大学以后呢?考生们是否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如何才不会重蹈覆辙呢?

    本期三人谈嘉宾:

    司龄语 常州某高校应届本科毕业生(应嘉宾要求使用化名)

    刘刚 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机械工程学院党总支副书记

    主持人:车玉

    访谈时间:2018年6月8日

    访谈地点: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入学:只有新生活,

    没有新目标?

    主持人:在高考结束后,你和同学们最向往什么?

    司龄语:那时,我向往着崭新的大学生活。在高中最煎熬的日子里,老师、家长常说,咬牙坚持下去,到了大学就轻松了。的确,进入大学后,一下没有了严苛的学业压力,很多同学都放松了。可是,这一松懈,整个大学的时间很快就荒废了。很多人几乎不能再为了学习而紧张起来。

    主持人:刚入学时,你们是否考虑过,如何为将来的职业或是事业做准备?

    司龄语:由于分数差了一点,我被调剂到了现在所学的专业。对于这个专业,当时的我一直有抵触情绪。我不仅没有考虑过如何规划职业方向,甚至还考虑过辍学。其实,刚刚入学时,大家也都讨论过未来的职业发展。可是,很少有人真正深入考虑,并为之潜心准备。学校也开设了职业规划课,不过,也只是流于形式。相对有些意义的内容,也就是企业成功人士分享经验的讲座。可我也觉得效果一般。别人的成功之路始终是别人的路,不是我的路。从个人的性格、过往的经历、时代的背景,等等,我们都不一样。至于努力、奋斗的道理,谁不知道呢?又有多少人会因为一次讲座而将之内化到行动中呢?还是有很多同学有明确的目标,一般也就是继续考研,或是考公务员。遗憾的是,松散的大学生活,身边从不缺少“60分万岁”的同学,更充满了消遣娱乐的气息。这让很多原本有目标的同学也迷失了方向,渐渐沉沦。

    刘刚:只想新生活,没有新目标。这是很多学生刚进入大学时最常见的状态。因此,他们会迷茫,会困惑,会选择放松自我、享受生活。从表面上看,这些学生不能很好地从十多年严格的基础教育的他律状态,转换到相对松散的大学教育的自律状态。可从本质上看,他们根本不清楚读大学为了什么。高考前,学生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考大学,考好大学。而且,老师、家长,乃至整个社会,都在围绕这个“金榜题名”的目标而努力。学生们自然也可以严于律己。可高考结束后,目标没了,曾经的合力没了,一些学生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自律也就无从谈起。那么到了高校又靠什么引导他们呢?竟然又回到了考试这条老路。考级、考研、考证、考公务员,等等。考试又为了什么?有多少学生真正在为自己想要的未来做准备?这样的他们又如何自律?初高中阶段,是人格塑造的关键期。学生们应该思考一些人生的大问题。比如,我从何而来,为何而去。马克思在其高中毕业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就提出“选择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作为自己的责任。虽然我们的孩子未必会有如此宏伟的志向,但也应该可以考虑个人职业选择和社会需要之间的关系。可是,太多孩子应有的思考被搁置了,甚至被耽误了。不过,我们也发现,真正优秀的学生,在这个时期往往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因此,他们自始至终都可以自律。

    求学:只知增知识,

    不知提素质?

    主持人:你认为你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最应该怎样学?

    司龄语:经过以往和毕业前几个月的实习,我感觉,现实情况太复杂,难以用大学期间所学的专业知识去解决,完全要靠实践经验来支撑。身边不少同学,平时不认真学,就等着考前临时抱佛脚,再以60分的“幸运”分数通过考试。这样的学习能将多少知识转化为自己的本领呢?还不是考完就全忘了。有些同学即使很认真地在学习,也只是考研或考级的内容。万一考不上,那些内容,对于将来的工作也没有太大价值。要不是被老师安排做一些社会实践项目,我也很难对专业学习提起兴趣,真正认识到所学专业的价值,进而积累一些运用知识的能力。而且,我们的老师只是忙着做课题、发论文,真正投入教学的精力太有限。比如,个别教师教学用的讲义和PPT资料,都是好几年前的内容。不仅粗糙,还很落伍。这样的教学,很难使我们学到与时俱进的知识,只会让我们与社会脱节得更厉害。因此,在大学期间,不仅要培养很好的自学习惯,掌握与专业相关的前沿知识和资讯,更要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否则,一旦接触社会,我们只会手足无措。值得一提的是,真正的实践需要在真实场景碰撞。学校安排的知识性比赛,或是课程项目实习,效果并不是特别好,并不能让我们很好地了解社会需求,未必真正能把知识内化于心。

    主持人:你认为大学应该让学生学到什么?

    刘刚:学什么,不仅要知道为什么学,还要知道在什么位置学。比如,普通高等教育培养的是从事研究和发现客观规律的学术(研究)型人才和从事与为社会谋求直接利益有关的规划、决策、设计等有关的工程型人才,主要是应用智力技能进行工作;高职教育培养的是具有从事本专业实际工作的良好综合素质和职业综合能力的技能型、技术型人才,主要是依赖操作技能完成任务。定位模糊,学生学什么自然模糊。不得不说,以学术水平为核心标准的考量,贯穿和影响了整个大学教育。大学老师不得不更关注学术。因此,他们很难向学生传职业之道,授职业之业,解职业之惑。此外,学生们按专业方向被录取之后,只知道掌握了专业知识,就是这个专业的人。可是,现代社会对人才的要求已不仅仅是知识,也不仅仅是基础能力,更重要的是人格素质。学校教育与社会需求的不平衡,导致了学生素质与社会需求的不匹配,进而产生了所谓的就业难,或是招聘难。所谓以立德树人为本,这个“德”,就是素质。可是,很多高校的教学安排仍旧以知识教育为本位,忽视了素质教育的重要性。素质教育一定要融入专业知识的教授内容。例如,我院推进的全人格教育,通过把学生职业需要的素质指标细化,在对学生的专业课程教学中设置素质观测点,从而把职业人格的塑造贯穿于专业教育的全过程。其中,最重要的素质内容就是自信。为何学生会迷茫,很大一部分内因是由于不自信。学生清楚地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就能清楚地知道自己为什么学,学什么。

    就业:只为谋生活,

    不为谋事业?

    主持人:你觉得自己找工作困难吗?

    司龄语:一个本科生,找份工作上班并没有问题。问题是,能否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我应聘了六七家大型企业,都被婉拒。这些企业招聘的起点就是“985”或“211”的应届毕业生。另外,它们还需要应聘者具备相关且足够的工作经历或资质。这些条件对于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困难。

    主持人:为何没有去中小企业应聘?

    司龄语:我和周围的同学,多数不愿意去不知名的中小企业应聘。我们主要担心,企业的氛围和发展不够好,收入不够高。其实,收入还是排在第一位。如果收入太低,家人也不满意。家庭的收入水平,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我们权衡收入的标准,以及择业的视野。一些高收入的岗位,无论专业是否对口,自己是否适合,都会吸引很多同学。这也是为何一些大学生会被诱骗到传销组织的原因。

    主持人:你觉得如何才能解决自己的就业问题?

    司龄语:还是应该降低预期吧。比如,收入的要求、企业的规模。这是一个很无奈的选择。不过,未来的工作能否给予自己好的发展前景,是最起码的要求。

    刘刚:如果你认为到中小企业就业是放低预期,说明你还是心有不甘。这样的预期真的是低了吗?很可能,这才是准确的定位。不能平视自己的位置,就很难平视未来的职业。这是职业定位是否匹配的问题,也是职业规划的关键。即使一些同学在就业时有了所谓的规划,也往往是以收入增长而不是以个人成长为标准。因为,他们根本只是在谋生活,而不是在谋事业。这些学生的问题并非只是好高骛远、急功近利,或是高不成低不就,根本的问题在于,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做好职业规划,或者是职业规划不能与自我相匹配。

    主持人:对于这一类大学生面对的个人发展困境,怎样的帮助才更有效?

    刘刚:大学生的职业规划,不仅需要高校全面开展,更需要企业积极参与。以高校为主体的人才培养模式,从专业设置到课程制定基本都是由高校单独完成,已经很难充分考虑到社会对人才的需求结构。学生能否找到满意的工作,不是把企业引进来多开几场招聘会、多做几场讲座,就能解决的问题。高校需要加强与企业的沟通与合作,把更丰富、更前沿的企业发展和产业变革的元素引入校园、带进课堂,并贯穿于高校教育的全过程。如此,才能更好地帮助学生在职业规划中明确方向,准确定位,充分准备。

    主持人:读大学为了什么?龙应台希望儿子用功读书,从而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这样他才会有成就感和尊严,才能快乐。乔布斯认为,一个有成就的人,要有拥有跟随内心与直觉的勇气,是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需要帮助孩子们拥有选择的底气和勇气。这离不开包括学生、家长、学校、教师、企业在内,全社会范围内重塑对于教育本质的理解,而不是仅仅关注高考。

    来源:常州日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