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社会  > 正文

这个“虫痴”,为他的蛐蛐专门租了套“两室一厅”

发布时间 2018年10月10日09:07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jaj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促织甚细微,哀音何动人……”早在唐代,诗人杜甫就听闻蟋蟀叫声而感秋,写下《促织》一诗。在蒲松龄所著《聊斋志异》里,也有一篇关于促织的奇异故事,曾被收入语文课本。这里面的促织就是蟋蟀(蛐蛐),也被称作秋虫,初秋后活跃起来,山坡田野、房前屋后,它们清脆响亮的鸣叫,吸引着一众“虫痴”。现在,在常州,专业级的“虫痴”至少有300人,收虫、捉虫、斗虫,秋分之后的一个半月是他们一年里最开心的时候。

两只比赛中的蛐蛐

    斗蛐蛐,常州现在已经有了“职业联赛”

    参赛“选手”必须“公养”七天,目的是防兴奋剂

    9月底以来,在钟楼区西仓街原酱品厂一间老厂房内,每晚都是热闹非凡。这里是常州地方文化协会藏虫委员会的大本营,每晚都会有几十个会员聚在一起斗蛐蛐。“到八月底,收虫都结束了,虫友们从山东、河南、安徽等地满载而归。大家个个都打造出了一支精锐之师,肯定要试试战力何如,这也是在考验你的眼力劲,有时一只廉价的小虫子也可以大杀四方。”藏虫委员会理事长耿健钢说。

    每晚几十名“虫痴”,参加蛐蛐“拳击赛”

    晚上7点刚过,赏虫委员会的“斗室”内就开始热闹起来,虫友们拎着包陆陆续续来了。记者看到,每个包裹里面,都有十来个蛐蛐罐。大家把罐罐一个个拿出来排开,动作格外小心仔细。

    “老潘,我这里有只紫将军,牙口很硬,我从聊城淘来的。我们俩马上试试?”“我这只小青可是土虫,从小区门口一块砖头下翻出来的,看着十分好斗,不知道实力怎么样。”“这只小将军才花了我十元,上次赢了个大块头……”只要聚在一次,这些“虫痴”就有说不完的话,他们中间大部分从小都是蛐蛐迷,跟蛐蛐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

    “斗蛐蛐就好像拳击、举重比赛,严格按照级别对战,也有专门的裁判。”耿健钢指着蛐蛐罐上“30”“15”等数字说,这些数字代表了蛐蛐的重量,“30就是3斟,0.6毫克不到,这是蛐蛐比赛特有的称重单位。比赛时,两只蛐蛐的重量差距不能超过两斟。协会打算以后改用毫克来计算,这样一目了然。”

    “拳击赛”开始之前,两只蛐蛐被置于一个椭圆的透明斗阁内,中间隔着斗栅。耿健钢和另一名虫友,把蛐蛐放到斗栅的两旁。裁判发令后,把斗栅抽出,两只蛐蛐立刻张牙舞爪杀到一块儿。看着爱将张开双翅,冲着对方杀过去,耿健钢面露喜色,“这只蛐蛐还是我托别人从山东带的,在照片里看就感觉品相不错。”仅仅十几秒钟,这只蛐蛐就咬断了对方的翅膀,“唧唧唧”地振翅高鸣。“这就是在宣告自己赢了。”耿健钢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将蛐蛐放回罐里。

虫友们在专心比赛中
 
两只蛐蛐咬得兴起,虫友们在专注观战

    举行了8届比赛,今年升格为“职业联赛”

    耿健钢告诉记者,常州市地方文化研究会赏虫委员会成立于2009年,每年秋分以后除了日常的友谊赛,还会组织正规的斗蛐蛐比赛,今年的比赛已经是第9届。

    “今年比赛的组织更加完善,规则也更加严格,按重量级分为6个等级,逐一进行比赛,胜出者还将代表常州参加全国的比赛。比赛升格,这就是一个‘职业联赛’的规制。”耿健钢说,今年参赛的蛐蛐都要经过7天的“公养”,就是由协会统一喂养,直到第八天参加比赛,“这样就是为了防止使用兴奋剂,用兴奋剂的话爆发力会非常强,跟运动员比赛是一个道理。”

    “我们到无锡参加全国比赛,还拿了一个第一名,常州虫友的实力在沪宁线上还不容小觑。”资深虫友冯奇明说。

    常州虫友里三百余名专业玩家,挑虫都很精明

    耿健钢说,常州地区的虫友群体十分可观,“具体多少谁也说不准,但其中专业玩家的数量却大致能推测。我们协会有会员140名,还有一百多名没有入会但会参加比赛的高手,加起来一共有300多名。常州虫友圈子里,大家互相之间都熟悉的。”

    在养虫这一行,从一名爱好者成为专业玩家,在耿健钢看来需要满足5个条件:对虫品质的鉴别、对虫龄的判断、使用蛐蛐草的技术、饲料的配制以及下雌(用雌性蛐蛐和雄性蛐蛐交配)的技术。这些专业玩家,一季养虫的数量都超过了100只。

    “在这5个条件里,第一个是最关键的,一味砸钱买好虫这就不稀奇。常州的虫友们在这一点上还是很精明的,每年收虫的花销平均在一万元左右,一只虫几百元算是贵的了,很少超过一千元。没有听说谁花个几千万把元去买一只高价虫,而在沪宁线其他城市,买高价虫的不在少数。”耿健钢说。

    还有人喜欢抓土虫,曾接连斗败“山东虫”

    因为城市化的进程,早在十几年前,山东、河南、安徽等外来虫的数量和品种,就逐渐超过了常州本地虫,大部分玩家只能赶到外地收虫。

    不过,也有玩家,依然喜欢到城市杂草堆、乡间野外抓土虫。吕国全和祝梦旦老哥俩一起捉蛐蛐已经四十几年,是常州虫友中骨灰级的玩家,抓土虫的本事更是独树一帜。“他们抓的土虫,有时可以和外地虫中中等实力的虫较量,曾经连着击败过山东虫,战绩斐然。”耿健钢夸道。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