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要闻  > 正文

常州三人谈:何时才能用“原速”看电视剧

发布时间 2018年10月10日10:16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jaj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国庆长假期间,很多人认为,与其出门遭受各种拥堵,不如窝在家看几部电视剧。可是,这些人会用几倍速看剧呢?据了解,目前,不少视频软件设置了“倍速”播放功能,最高可达2倍。为何人们会选择这样的看剧“配置”?什么样的电视剧才不会被人们用“倍速”观看?有不少人认为,现在的很多电视剧不如过去的电视剧深刻和经典。这仅仅是由于先入为主的观念所致吗?对于用“倍速”看剧,我们该有怎样的反思与思考?

《追不上的剧?》 美术方舟供稿 倪铭 作

    本期三人谈嘉宾:

    言禹墨 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常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编剧

    白乙辰 常州大学瞿秋白管理学院教师、社会学博士

    主持人:车玉

    访谈时间:9月14日

    特别鸣谢场地提供:常州近园风龙宝鉴茶舍

    “注水”剧用“倍速”看?

    主持人:据了解,如今在播放电视剧时,很多视频软件可以使用“倍速”播放的功能设置,还受到很多用户的欢迎。所谓“倍速”播放,是指通过改变播放的速率,大大缩短看剧的时间。而今,是否被观众使用“倍速”观看,已然成为检验电视剧好坏的重要标准。你认为,什么样的电视剧才有可能不被人们使用“倍速”观看呢?

    白乙辰:现在的人们,生活节奏快、压力大。他们为了把自己从现实生活中隔离出来,选择追剧这种纯属娱乐的放松方式。人们既然要放松,就要令自己畅快。拖沓、冗长的剧情,自然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前段时间热播的《延禧攻略》,很好地抓住了观众的心理,几乎每两集就有一个终结“坏人”的桥段。如此快节奏的剧情设计,让观众看得酣畅淋漓。不过,很多人更喜欢慢慢品味一些描述现实的题材,以单元剧形式体现的日剧或美剧,比如,法律题材的《Legal High(胜者即是正义)》。这些单元剧的每一集通常只涉及一个故事,而每一个故事背后,都反映了一个深刻的现实问题,或是一种激烈的价值冲突。

    主持人:其实,这些单元剧未必是为了迎合人们贪图爽快的观剧需求,而是通过发人深省的每一集故事,使观众乐此不疲地仔细揣摩和慢慢品味每一个人物的状态和故事的情节。可是,为何这种单元剧的形式没有被国产剧积极广泛地采用?

    言禹墨:制作单元剧,从各方面而言,要求都将更高、更精细。对出品方而言,一个故事拍成1集与拍成10集,必然是前者的单位成本高。这是极不划算的投资。对于演员而言,用闲聊等“注水”的方式参演连续剧,不仅强度低,而且回报高。而单元剧往往要求演员以拍电影的标准表演,每一个眼神和每一个表情都要精准到位。这样表演就很辛苦。

    最为关键的是,单元剧对编剧的要求势必更高。而且,国产剧的剧本仍处于创作“注水”的阶段。80集的剧本可以“注入”40集的“水词”。其实,编剧的劳动付出并非依据剧本的字数有多少,关键是故事的结构编排如何巧妙。一部以单元形式表现的电视剧,通常要设计十多个故事结构,而一部数十集的电视剧很可能只有一个故事结构。由于没有明确的定价标准,编剧们无形的脑力劳动往往成为制片方压榨的对象。另外,为了一层层压缩成本,一些电视剧的剧本,从大纲、初稿到成稿,会更换不同的不知名的编剧编写,最后再以某知名编剧的名头出品。这样的剧作效果,可想而知。此外,在前几年,“热门IP+流量明星”的方式,一直是最热门的剧作方式。这也使编剧的地位更加微不足道。不过,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武动乾坤》等近期的几部剧看,“热门IP+流量明星”的组合似乎已经“失灵”。可见,真正可以吸引观众,不被使用“倍速”观看的好剧,仍要以剧作的内容和演员的实力为主。

    题材剧仍是“老”的经典?

    主持人:如若某电视剧被普遍使用“倍速”播放的功能,很可能说明其故事、人物或对白被严重“注水”,很难引起观众的兴趣。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观众开始怀念和回看一些过去的电视剧,比如83版的《射雕英雄传》《大时代》等。他们认为那些电视剧才称得上深入人心的经典之作。你如何看人们对现在的电视剧所产生的失望情绪?

    言禹墨:电视剧的创作,在不同年代必然有不同的风味。在如今这个时代,很难重现曾经的风味。正如仿制古董一样,现在的工艺再如何高超,也做不出当时的感觉。人们很容易怀旧,尤其会怀念在曾经娱乐生活相对匮乏的时期难得的看剧体验。不过,当年的电视剧之所以在今天还会被看成经典,主要的原因仍在于其主创的水平和功力。尤其是一些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剧,都是被主创们精雕细琢的艺术精品。回看这些电视剧,尽管镜头的剪辑和调度,还有场景的布置,以及动作的设计等等,都很粗糙,但是,人物的塑造和故事的情节就是最真切的味道。好比戏曲艺术,尽管一桌二椅的布景特别简单,但是故事的内核和演员的功力才是最吸引人的内容。这往往是如今很多电视剧所不具备的核心要素。

    当投机的资本进入影视剧制作后,为了缩短和提高资金的周转期和回报率,如今的电视剧在内核处理上产生了重大的误区。由于编剧速度越来越快、制作周期越来越短、成片集数越来越多、演员表现越来越“水”,这样的剧难免不会被诟病。由此,我们也可以体会到,为何那么多观众开始怀念过去的经典剧。

    主持人:你认为,现在的电视剧制作呈现出怎样的特点?

    白乙辰:从市场化的角度看,现在的电视剧制作产业的发展不可谓不成功。市场化是一个平等化的过程。这使电视剧制作的门槛被不断降低。以前,只有很少的导演和制片方才有资源拍电视剧。如今,只要有钱,谁都可以拍。这样的电视剧制作市场,看起来不仅繁荣,而且多元。可是,这也必然导致精品剧产生的同时,涌现出大量垃圾剧。

    在内容制作方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文艺创作界往往讨论一些形而上的问题。因此,当时的一些影视作品也在探究人们该往何处发展的宏大命题,比如《外来妹》等剧作。而今,人们已经逐渐明确了发展的方向,思潮趋于平静,甚至平淡。影视剧作也转而开始关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现实问题,比如《小别离》等剧作。不过,编剧的功力和魄力,也限制着这些剧作的深度和影响力。一些制片方只希望顺利过审,更在乎如何用“热门IP+流量明星”等引流形式,或者电脑特效等炫技手段吸引观众,反而忽视了电视剧应有的内核。

    如何回到“原速”看剧时代?

    主持人:很多人提出,我们需要让越来越多的电视剧从被“倍速”观看,恢复到被“原速”观看。对于这样的观点,我们最需要关注什么问题?

    言禹墨:影视剧的内容生产很大程度上还是在被观众的喜好所左右。尤其是随着视频网站和软件的发展,观众的看剧方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他们不再受电视台的播放限制,可以想看什么看什么,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这也使电视剧的制作方更容易通过观看数据分析观众需求,针对不同观众群体,分众化地生产不同类别的电视剧。

    白乙辰:在如今的数据中,我们只能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某部电视剧,并不能确切地知道到底是哪些人在看这部电视剧。其实,消费社会存在着种种被人为制造出来的需求。最为典型的就是奢侈品。一个奢侈品牌的包,同样是装东西的功能,为什么有人对此趋之若鹜?因为这个包被赋予了一种符号意义,拿了这个奢侈品牌的包,有些人就觉得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有了区别。同样,有人曾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在看《北京爱情故事》,你在看《乡村爱情故事》。这说明,一些观众也在从不同观剧的类别对自己所属人群做着区分:如若不看某部剧,他们会觉得缺乏与同类人沟通的共同话题。可见,他们观剧的意义已经产生很大变化。这也必然导致一些人为了追逐社交话题而加速看剧。

    我们可以从一些电视剧的类别,大致判断这些剧将面向怎样的观众群体。电视剧的生产者,一方面要努力迎合目标观众群体的内在需求,一方面还要积极为他们创造新的需求。比较典型的就是为一些年轻人造梦的青春励志剧。现在一些年轻人觉得现实太辛苦、太残酷,只想在疲惫时找一处地方让自己能爽一下,暂时逃避一路坎坷的倒霉人生,从电视剧中感受一把借着“重生”“穿越”等桥段,左右历史、一路“开挂”的虚拟人生。一部电视剧完了,还会有下一部。可是,这些追剧的人终究要回到现实生活。他们需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哪怕在他人的影响下,可以反思和检视自己的人生。

    言禹墨:相较于小说、戏剧等,电视剧已经成为当代最主流且距离生活最近的文艺形式。既然是一个时代的文艺作品代表,就必然与眼下的社会思潮和时代气息紧密相关。电视剧的创作固然离不开市场,但是,其本身仍旧是重要的艺术作品。电视剧必然需要反映时下最热门的话题和最典型的人物,更需要承载最主流的思潮和最严肃的使命。

    其实,写戏就是写人。人性的解放,才能激发和展示出最大的创造力和影响力。电视剧的制作也是一样。拍电视剧也要塑造好人物,描述好与之相关的故事,从而把充满烟火气息的情境展示给观众,让观众感受那些人物的成长与变化,引发观众对人性和现实的思考和反思。最为关键的是,编剧、导演、演员等主创只有付出真心,演绎出的剧情才会真实。我们希望更多的电视剧可以多用一些真情潜移默化地打动观众,少用一些套路呆板生硬地糊弄观众。

    主持人:每一个人都有追求真善美的愿望。影视剧等艺术作品,正是可以把人们这一美好愿望照进现实的地方。因此,我们希望影视剧的创作可以回归严肃,表演可以回归真实,制作可以回归严谨。我们期待着“一帧都不想错过”的好剧,用真心真情,让观众感悟和体会生活中的真善真美。

    来源:常州日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