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民生  > 正文

接警员葛莹:12年接了近30万个电话,零投诉

发布时间 2019年01月02日10:29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jaj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2006年,葛莹进入金坛公安分局,成为一名110接警员。从此之后,她的生活就围着这一张三尺接警台转。12年来,节假日几乎无休,她认真负责地对待每一起警情。到现在,她累计接到的报警电话接近30万个,却没有收到一起投诉。

    12年,每年要接2.5万个报警电话

    “请您耐心等待,我们的民警会第一时间赶到。”“您不要着急,慢慢说。”近日,记者来到金坛公安分局110指挥中心,葛莹正在接警,几乎停不下来。虽然报警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但她没有一丝一毫不耐烦,尽全力记录报警人提供的信息,传达给属地派出所。

    “我在这里呆了12年,指挥中心是24小时轮班制,20个同事轮流接警,遇到节假日我们都是轮流当班。”在接警的间隙,葛莹对记者说。

    接警员的工作每天都很繁忙:比如葛莹,每个月要接2000多个电话,一年大概是25000个,12年就接近30万个。虽然只是对着话筒和电话那一头的人沟通,但葛莹知道,这份工作很重要,“每一个电话都要竭尽全力,这是对每一位报警人负责。”

    通过疑似骚扰的报警电话,深挖出一起性侵案件

    12年来,各种各样的特殊警情,葛莹都遇到过,但其中一起警情对她的触动最大,也让她坚定了从事这份工作的决心。

    那天,正好是葛莹当班,她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那头的报警人一直不说话,葛莹立即查询来电号码。

    “ 我发现,她当天拨打110次数不下于有20次,被认定为是骚扰电话。我的同事也曾经回拨过去,再次确认后她还是没有讲出基本的情况。”葛莹说。

    不过,报警者支支吾吾在电话里喊出的那声“姐姐”,引起了葛莹的注意。为了不耽误任何一起警情,她再次尝试着与对方沟通。“从她的语言中,我可以判断出她在表达上有一定的障碍,可能是一名智力残疾人员。我跟她沟通后,她说了一句:姐姐我害怕。”就因为这三个字“我害怕”,让葛莹更加深究下去。

    “喂,你害怕什么呢?能告诉我吗?我可以帮助你。”葛莹说, 小女孩还在不停说自己很害怕,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却不愿意说为什么害怕,“我怀疑可能是一起性侵的警情。”

    葛莹立即通知附近派出所,安排民警前往报警人住处摸底调查。很快,派出所通过摸底之后,证实这是一起性侵警情,嫌疑人是附近的民工。当晚,民警进行了伏击守候,成功将嫌疑人抓获。

    “从这个警情里,我体会到了这个职业带给我的一份自豪感,虽然我们永远不会到破案、抓捕一线,但这份幕后的工作同样重要。”葛莹说。

    听到报警人的一声“谢谢”,就会感到特别开心

    工作虽然忙碌,但也有轻松的时刻。每次值完班,葛莹和丈夫进行短暂的视频聊天,是她一天里最开心的事。

    记者了解到,葛莹的家是双警家庭,她的丈夫王华伟是狱警。两人都是轮班制,有时一个月只能见上几次面。因为工作忙,孩子也只好交给葛莹的母亲。

    工作以来,葛莹还患上颈椎、咽炎等职业病,也曾被误解成为出气筒,甚至被恶语中伤。可就是在这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中,她毫无怨言地处理着一件件群众报警和求助,大到刑事、治安案件,小到鸡毛蒜皮的琐事,一件都不敢马虎。

    “因为那种使命感和自豪感,我每天上班都是元气满满,不会觉得厌烦。每当听到报警人说一声‘谢谢’,我就特别开心,这声‘谢谢’对我来说就足够了。”葛莹说。

    虞雪娇 汪磊 图文报道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