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民生  > 正文

"印象派"烹饪风格女生讲述记忆中"妈妈的味道"

发布时间 2019年05月14日11:01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常州姑娘钱雨青在四川大学读书,她说,“我觉得自己跟大部分95后不太一样,已经过了喜欢蹦迪、爱热闹的阶段,我喜欢做饭、旅游,看电影也让我快乐。”

 
钱雨青和爸妈在旅途中

    因为从小吃到大,雨青觉得自己的做菜天赋与生俱来,遗传了很会烧菜的妈妈的手艺。她擅长做各类意面、披萨,轻乳酪蛋糕,“可以自豪地说,我的轻乳酪秒杀各大糕点店!”

    而妈妈的拿手菜,则以家庭日常的中餐为主,竹荪鸡汤、猪脚姜、冬阴功汤、奶油蘑菇、羊肚菌香肠煲仔饭……每当在常州的妈妈在朋友圈里晒这些美食,在成都校园里的女儿就会立刻动手,给自己做一盘牛油果鲜虾意面,再烤个披萨,以此解馋。

    最喜欢的“妈妈的味道”?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

    如果你问我,最喜欢的“妈妈的味道”是什么?那这个问题就太难回答了,绝对超纲!因为我妈做过好吃的菜真的太多太多了。让我简单说几个从小吃到大的“妈妈牌”美味吧。

    竹荪鸡汤是一个,其实自己开始做饭才发现,要把饭做得好吃,技巧、菜谱只是一部分,料要好、要新鲜是另一部分,就比如这个竹荪草鸡汤,整整一只散养草鸡,再加上超多野生竹荪,有时候我妈还会放黑松露或者羊肚菌,熬煮好几个小时……我最爱的竹荪吸满鸡汤的精华,真的这一锅绝对无法复制的鸡汤。如果要放饭店里卖,一定要888元一锅起步,而且我们肯定也舍不得卖!

 
妈妈做的竹荪鸡汤

    还有猪脚姜,要知道其实我是完全不吃肥肉的,看到都能呕吐那种状态,但偏偏我妈做的猪脚肥而不腻,我一顿可以吃五个以上。

    冬阴功汤也必须拥有姓名!吃过我妈做的冬阴功汤,我对外面的泰国料理就没有任何兴趣了。这道菜之所以有名,不仅在于其独特风味,也在于其工序复杂,对材料要求极高,光是香料,就要用到十几种东南亚特色香料,国内普通市场超市完全买不到。我妈是个做事非常认真、精益求精的人,从选料到熬汤步步把关,做出来的冬阴功当然比普通东南亚餐厅的更香浓。

    另外,还有奶油蘑菇,这道菜其实算是一道快手菜,做法很简单,但是奶油配蘑菇这个搭配真是太天才了,尝过我妈做的,就绝对忘不了。

    啊呀,我妈做的好吃的,反正真的太多了!

    我妈是大智若愚的女人,心软的小可爱

    我最不爱吃的肉是猪肉,但刚刚说过的我妈妈做的猪脚姜和另一道家常菜——叉烧酱排骨除外。后者的精妙就在于其甜咸的融合。如果用一道菜来形容我妈,我觉得我妈像这道叉烧酱排骨,又甜又咸,很入味,还上瘾。

    妈妈是那种大智若愚的女人,表面上看起来憨厚老实粗线条,其实心里面明镜一样的,理性,善良,是个心软的小可爱。

    就像李安《饮食男女》里面说的一样,能在一桌吃饭,是缘分。我觉得吃饭是一种家庭仪式感的体现和亲密感的维系,所以从小到大,在一个餐桌上一起吃饭的我和爸妈,我们的一家人的关系,到现在都比较亲密。

    我们家三个人都属于话痨类型,即使会互相告诫对方吃饭的时候别一直说话,但其实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会一直讲话。小到当天发生的事情、大到人生的意义,越讲越来劲。

    论做饭风格,她属于学院派,我属于印象派

    我妈跟我,做饭其实风格差很多,她属于学院派,我属于印象派。

    我妈做饭是很严谨的,有时候甚至精确到克,各类厨房器具齐全专业,我做饭呢,其实凭感觉和创新成分会更多一点,我是那种放什么调料都是“少许”的人。

    其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爱上烹饪的。好像没什么确切的时间节点,但我真觉得,厨艺这个事情是可以遗传的,反正我从开始做饭到现在从来没有失手过。

    烹饪是我日常减压的方式,对我来说不属于家务,而属于娱乐那一类别的!我虽然爱吃妈妈的菜,但轮到我自己做,却从来也没有模仿她的菜系。可能每个爱做饭的人都喜欢自己找菜谱、搭配、创新和制作吧,至少我是这样。我擅长做各类意面和披萨。比如牛油果鲜虾意面,用大蒜、橄榄油和虾头熬出金黄鲜香的虾油,再搭配熟透的牛油果泥,最后淋上两圈白葡萄酒闷一分半,撒上一把欧芹碎,完美!还有轻乳酪蛋糕,可以自豪的说,我的轻乳酪秒杀各大糕点店。

 
钱雨青做的意大利肉酱面

    作为我朋友的最高荣誉,是来我家吃饭

    小时候,作为我朋友的最高荣誉,是来我家吃饭,我妈做饭。高中的时候,就有4个玩得最好的朋友来我家吃饭,我妈做了一大桌菜,从前菜到甜点,吃到他们最后瘫在了我家沙发上。我记得,大家最爱的是那道金针菇芝士肥牛卷,上桌五分钟就秒杀光了。

    而现在好朋友来我家,则是轮到我做饭了。我一般会提前让他们点菜,或者征求意见,再根据他们的口味偏好来做菜。我日常也会烤烤饼干、蛋糕之类的当作礼物送给朋友。今年寒假回常州时,有个朋友生日,不知道送什么,我就亲手做了个超级美的草莓芝士蛋糕,惊艳了全场,朋友们都很感动。

    旅途中,吃当地美食是我们全家公认的最重要环节

    说起来,旅游也是我们家的共同爱好和家族文化的代表。

    我跟我爸妈从来都是自由行,一起去过的地方真的挺多了,大众的泰国、越南、斯里兰卡什么都不用说了,什么塞尔维亚、波黑、黎巴嫩……吃当地美食是我们全家公认的最重要环节。我会提前做好功课,安排全家的“吃货之旅” 。我搜遍当地必吃、最有特色、最好吃的店,大到饭店,小到路边摊,甚至人家家里都有,从来没安排过一顿不好吃的,这也是我的一个小技能,还是很自信的。

    比如,我们在越南吃的蘸辣椒面的青芒果,爽脆清新,我一次可以吃一斤!

    在斯里兰卡海边吃过黑胡椒蟹,蟹肉太新鲜了,回味甘甜。

    在塞尔维亚吃多汁的烤牛肉和每天早上满满的一杯冰咖啡,他们的咖啡太良心了,超级香醇,而且上面满满的冰激凌和奶油。我们还去了一个酒庄,尝了十几种不同风味的当地红酒和蜂蜜,还在当地一家很高端的饭店吃海鲜。

    波黑则是吃当地的炖菜,配酸奶油,炖的各种蔬菜和肉都很入味,酸奶油有画龙点睛的作用。

    我们一家人还曾在黎巴嫩海边吃海虾,每只都有半个拳头那么大,超级紧实弹牙的口感。还有,街头的鲜榨石榴汁,真的太好喝了!

    说实话,我跟我爸妈的关系,算是比较罕见的无话不谈的类型,我蛮自豪的,这其实跟我们的餐桌文化有一定关系。

    徐丹文 图片由雨青提供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