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社会  > 正文

自学达人谈俊荣:老来忙到歇不下,是一种光荣

发布时间 2019年05月27日09:36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人物素描

    谈俊荣,1952年8月生于武进区洛阳镇,1970年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到兰州军区陆军某部任军械员兼文书。1973年,考入位于重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学习弹药专业。1985年,转业至戚墅堰区人民政府,先后任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工会办事处主任、总工会主席直至退休。退休后,集中精力练习书法和刻字艺术,学习书画理论,参与汤墅谈氏谱祠双修以及《汤墅村志》的编纂、摄影、校对,镌刻了祠堂匾额和谈氏家训等。

    “我这一辈子,在军校里养成了自学的习惯,到现在都停不下来。那会儿,自学是为了好好工作,现在退休了是寻求一种乐趣。”见到记者,谈俊荣这样描述自己“退而不休”的生活。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他如数家珍般述说自己的充实生活:“退休后,我自学高等数学、电子管收音机组装、半导体维修、印刷电路板的制作,转业后到地方自学电脑、形式逻辑学、新闻写作学、摄像摄影;退休后,有了更多时间练书法刻字,编撰村志家谱……”

 
伏案写作,是谈俊荣退休生活中的一种常态。

    这不,6月初,《汤墅村志》即将由方志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本书,凝聚了谈俊荣的大量心血。为了这本书,他不但踏遍了汤墅村委的11个自然村,还专门赶到浙江丽水,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探访和考证。说着自己退休后的歇不下,谈俊荣特别自豪:你说,这算不算一种老有所为的光荣?

    部队里的“秀才兵”,高分考上军校

    “因为家里只有一支毛笔,上书法课的时候,只能大哥先写,为此二哥还被老师责骂,觉得特别委屈。算术草稿纸都买不起,只能到坟上去捡黄白纸钱。”谈俊荣出生于洛阳汤墅谈家头,小时候家里条件很差。“早晨上学前要先干一个半小时的农活,有时没鞋只能赤脚走路去念书,放学回家还要割草喂猪喂羊喂兔子。”

    艰苦的环境激发了谈俊荣的斗志,他念到高中,毕业后参了军。1970年,他到兰州军区某部应征入伍,任连队的军械员兼文书。当时,部队里的高中生兵十分稀有,谈俊荣被部队首长称为“秀才兵”,出黑板报这样的任务自然落在他的头上。“秀才兵”自然就是部队里的抢手货,通信员、卫生员、司号员,营里很多单位都来挖谈俊荣。

    一次,师后勤部装备科首长到连队检查武器的保管保养状况,被谈俊荣用粉笔写的欢迎标语吸引到了,大赞这个文书字写得好,便要“抢人”。尽管团里万般不舍,也只能放人。1973年,谈俊荣被调到师后勤部军械仓库当保管员。没过多久,就有了上军校的机会。

    “那时候,除了部队推荐还要考试,记得是在军部的一个小会议室,两门总分200分的物理数学卷子,我考了195分。”谈俊荣说,招生老师当即表示,让回去准备准备,“我回到师里打了个背包,从天水坐火车到重庆,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报到。”

    在军校养成自学的习惯,从机械制图学到新闻写作

    美丽的大学校园,让谈俊荣这个农村出来的大头兵惊呆了,对于知识更是如饥似渴,一有时间就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要自学,要靠自己学”,这句军校老师在黑板上写的话,对他影响极其深刻。

    “除了看书、做实验,还学了机械制图、电工、钳工、材料学,有了这些基础,就学会了修半导体、收音机、电路板……”谈俊荣说,在军校养成的自学习惯,一直陪伴自己到现在,“我学的是弹药专业,容不得一丝粗心马虎,这也直接培养了我严谨的自学习惯。”

    毕业后,回到老部队,谈俊荣担任师修理所地炮技师、军械仓库主任兼弹药技师、后勤部助理员。因为过硬的专业知识加上严谨的学习态度,他还当上了师里的“小教员”,组织专业培训。

    谈俊荣翻开一摞小本本,里面除了各种荣誉证书,还有好几张培训结业证书。其中,有上世纪80年代末到电视台培训摄像的结业证,还有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参加电脑培训的结业证。

    “1985年,我从部队转业至戚墅堰区政府,工作之余还是学学学:到电视台学了摄像,成了业余的电视台通讯员;1994年学了电脑,1998年使用电话线上网,还参加了电脑培训班,电脑用起来比小年轻还溜。”谈俊荣又和记者开起了玩笑,“除了摄影摄像,我还专门学了新闻消息写作,能拍还能写,算是半个记者。”

    中学书法启蒙老师写的字帖,他保存了49年

    “这个帖子可是我的宝贝啊。”谈俊荣又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包裹,翻开两层报纸,里面是一个老式的练字簿。记者看到,里面的大楷写得工工整整,十分漂亮。

 
谈俊荣身后挂着的,都是他自己的书画作品。

    原来,这个大楷是谈俊荣在洛阳中学读书时的书法老师徐浩然写的,他从1970年参军开始,一直随身带着,从陕西、甘肃、重庆、大连的海洋岛,一直到转业回家。“就是在部队千里野营,我也带着,平时放在小包袱里,有空就拿出来看看临临。”说着,谈俊荣笑了起来,“1985年转业后,遇到徐老师,我把字帖拿出来给他看。他要收回去,我没肯。”

    有了徐浩然这个启蒙老师,谈俊荣对书法充满兴趣。1996年,他到工会工作后,经常组织文体活动,有了学习研究书画的机会,参加江苏省、常州市书法家协会举办的一些培训,结识了很多书画界的朋友,对书画理论、实践的认知不断提升。

    “老来尤重基本功”,是王日曦老师为谈俊荣篆刻印章时,加在边款上的一句话。“这也是我的座右铭,退休后更加用功练习,读帖临帖。学篆书,通临《吴大徵篆书论语》,去标点17000多字。今年五一小长假,通临了《高句丽好大王碑》。”谈俊荣说。

    在练习书法上,谈俊荣也用上了多媒体:光盘、U盘、移动硬盘、网络……在电脑上看了数不清的书法系列讲座。

    在谈俊荣的工作室里,记者看到很多刀具、榔头、木板。“我还喜欢刻字,这十几年来,我也算是集书法、绘画、雕刻于一体。毕竟现在年龄大了,这个活儿有点累,还要注意不能扰民,但我还是乐在其中。”谈俊荣说。

    为了编写村志,专程到丽水进行实地考证

    不仅会写书法、画画、刻字,还会拍照摄影写新闻,谈俊荣成了族里小有名气的才子。2014年,族人找来,希望他参与汤墅谈氏宗谱的编撰工作。最后编写出了图文并茂的宗谱卷首《艺文卷》。

    如今,你踏入汤墅谈氏宗祠的厅堂,就能看到一块刻着汤墅谈氏家训的屏风。走到天井里,抬头就可以看到“思成堂”的匾额。匾额的题写和镌刻、屏风的雕刻制作,都是谈俊荣一手完成的。

    为编写《汤墅村志》,谈俊荣跑遍了汤墅村所属的11个自然村,拍摄了数千张照片,选用于《汤墅村志》的就有430张,涵盖村容村貌、工厂、古迹、文物、电灌站、排涝站、老牌匾……

    “汤墅一直有一个传说,800多年前,南宋的宰相汤思退在这里建造别墅。”为考证汤墅这个名字的起源,2018年11月中旬,谈俊荣一行特意赶到汤思退出生地浙江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实地查证考察。在当地档案局的帮助协调下,查阅了《景宁县志》、汤北村《汤氏宗谱》,实地察看鹤溪汤氏宗祠旧址和汤家弄汤氏聚居地。

    实地考察探访期间,谈俊荣了解到一个故事:当年汤思退第一次被罢免宰相后不久,母亲在家中突然失足落井身亡,但家人在井中打捞未见其遗体,当即赶去向罢相后仍在朝任职的汤思退报信,汤思退赶回家中操办母亲的丧事,并填井筑坟。

    谈俊荣认为,这一传闻和武进洛阳汤墅《谈氏宗谱》记载的汤思退避居汤墅,建造孝思庵供奉其母有吻合联系,“有可能汤思退的母亲没有失足落井,而是汤思退为躲避政敌的攻击,把母亲迁到了武进洛阳汤墅。”

    本版文字 蒋伟平 汪磊

    本版图片 朱臻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