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新闻
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民生  > 正文

陈建:一天“开门七件事”,对他而言是常事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12日10:26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上午9点,武进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陈建已在办公室准备工作了。在陈建的办公桌上,有一张纸,上面排列写着7项内容。“这是我刚刚整理的今天7个工作内容。”陈建告诉记者,每天到办公室后,他会把一天的工作大致整理一下,按顺序写在纸上。

    9点20分,陈建来到会见室,一起执行案件双方当事人已在门口等候。双方是过来对房产议价的,男的一年前借女的23万元做生意,现无力偿还,准备把自己一套房子卖掉。具体卖多少钱,两人进行协商。协商好了价格,可直接司法网拍。

    陈建一边引导双方进行议价,一边对双方议价的情况进行记录。整个过程中,双方没有起争执,男方也很配合。见双方没有异议,陈建准备让他们在笔录上签字。

    这时,陈建突然收回了笔录,想了想说,“好像忘了什么了。”然后就问男的:“你房子上还有其他人名字吗?”男子说,还有他前妻的名字。

    “那这个房子要卖的话,必须通知你前妻,而且还要征得她同意啊。能联系到她吗?”陈建问。

    男的回答说,“她离婚后就回老家了,电话打不通。”陈建告诉男的,“这事必须通知你前妻。”

    “我房子卖了,分一半给她可以吗?”男的问。

    陈建回答说,这也不成。

    这时,女的在一边开口说,房子不能卖,自己的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要得回?

    陈建严厉地对他们说,“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瞒着我?如果你们虚假诉讼,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随后,陈建问男的要了他前妻的电话,准备事后核实情况后再处理此案。

    陈建第二个接待的是一起房贷解封案,案涉三方前来商谈方案。陈建耐心地听他们的方案,然后分析每一套方案的可行性,或者指出哪里有问题。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讨论,最终,三方商量出一套可行的方案。陈建为他们记录后,让三方签字,要求他们按照这套方案执行。

    送走这几位当事人,陈建一看表,已是10点半了。他说上午还要出一个现场。一起租赁纠纷,一个老板租了他人厂房拖欠房租。后来人也找不到,厂房关了门,里面的设备、材料都没拿走。现在房东起诉那个老板,要求腾空厂房,同时拍卖里面的几台设备用于抵扣房租,需要法官到现场见证并清点厂房内的物品。

    在申请人(房东)的带领下,陈建等人来到这处工厂门口。在仔细询问情况后,陈建让申请人将大门打开,陈建随后进入厂房核查里面的材料、设备等。这处厂房很大,里面是一个木柜加工厂,分为生产区和办公区,前后两进。在申请人的带领下,陈建把每个角落都转了一边,然后跟助手一起清点里面的物品,并制作财产清单。清单制作完成后,陈建让申请人把厂门关上,在厂门上贴好封条。

    事情忙完,已是11点半。房东提出请大家吃个便饭,陈建婉言拒绝。在路上,陈建跟助理说,如果赶不上食堂,就在外面随便吃碗面。结果一行人回到法院时,还好赶上食堂末班车。

    吃完饭,陈建在办公室稍作休息。下午1点刚过,陈建就拿起电话,联系一个案件的当事人。按事先约定,要给该案的3位当事人发一笔23万元执行款。“这笔执行款已到法院账户上,需要当事人来核实身份后,把执行款发给他们。”陈建一边走,一边跟记者介绍案情。

    半小时后,当事人赶到法院,陈建赶去法院财务柜台,仔细核实3名当事人身份后,带着他们办妥了手续。不到半个小时,执行款发放到位。

    回到办公室时,一起案件的三方当事人在各自律师的陪同下,已在办公室等候。小小的办公室一下显得很拥挤。陈建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一位当事人坐下。他们也是过来协商一笔执行款如何支付。因三方互有利弊,一时没有商量出具体的方案。陈建让他们不要急,同时也给他们一点具体的建议。一个多小时后,三方终于达成协议。

    送走当事人,陈建看看手机,“我3点还有一个会议。”说完,拿起笔记本匆匆跑去会议室。这是全省法院系统一个关于执行工作的电视电话会议。会议结束已经是4点,陈建匆匆赶到接待室,接待两起案件的当事人。接待完最后一批当事人,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陈建告诉记者,在执行局,很多同事跟他一样,一天“开门七件事”,是常有的工作状态。

    殷益峰 图文报道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