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新闻
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社会  > 正文

工会红娘服务队:相亲路上,单身职工的“神助攻”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31日10:12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jaj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汉服集体婚礼    

    张灯结彩,鼓乐齐鸣,牵手结伴,喜结良缘。前段时间,由市总工会举办的汉服集体婚礼在东坡公园举行,17对新人喜结连理。他们着汉服在赞礼官的指导下,分别行三请三让礼、沃盥礼、同牢礼、合卺礼、解缨结发礼、交拜礼、执手礼,亲身感受中国传统婚典文化之美。

    这17对新人均来自市总工会直属单位,大部分由工会红娘们牵线成功。去年,为帮助单身职工解决婚恋交友难题,市总工会创新开展单身职工相亲交友活动,成立工会红娘志愿服务队。全市工会组织累计开展交友联谊活动200多场,服务企业超千家,参与职工上万人次,共计促成交友意向300多对,其中30对步入婚姻殿堂。

    常州市工会红娘服务队,已然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立体网络,建立起常州单身职工的大数据库,实现了资源的互通、共享与匹配,成为了单身职工最信赖的“娘家人”。

    他们,把单身职工网络越织越大、越织越细

毅行活动单身青年打卡盖章

    “男孩,身高185cm,1991年出生,湖北荆州人,父母双职工,本人在本地某大型企业上班,性格开朗有担当。想找一位本地女孩,家庭和睦,有稳定工作,健康向上,无不良嗜好。”一大早,市总工会红娘服务队的微信群就有工会红娘发了这样的信息。群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跟帖女孩资料与之配对的信息不停地发送到群里。

    像这样的场面,工会红娘服务队微信群每天都在上演。去年4月,市总工会组建“工会红娘服务队”,为单身男女职工交友择偶提供帮助。各级工会纷纷响应,各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会主席或女工委主任积极参与,同时,社会上一部分热爱公益事业的人员也主动要求加入。目前,工会红娘队成员达到176人。

    建立二级分队、细分红娘职责是目前各级工会正在落实的事情。“我们金坛区离市区比较远,市区组织的一些联谊活动,我们没有办法参与。”金坛区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周雯直言,择偶问题在金坛有着比较强的地域局限性,单身青年更愿意“自产自销”选择金坛本地人。“既然他们有这样的需求,我们的工会红娘就帮他们解决。”周雯说道。

工会红娘服务队定期组织培训

    今年上半年,在金坛区工会红娘志愿服务分队的基础上成立了9支工会红娘服务支队,主要以乡镇、街道和部分部委办局为单位,形成精准服务的工作网格。每支分队有3到5人不等,均由女工委主任、工会工作的女性干部或企业女性负责人来担任联络统计工作。“这样做红娘分布比较均匀,基本能实现分布全覆盖。每个版块都能发挥自己的作用,各自开展富有特色的活动。”周雯介绍,三级支队可以更有效地收集到各个点上单身青年的信息,形成共享的网格格局,增加配对成功率。“成立支队之后,我们的信息明显活了!”周雯说。

    中车戚墅堰机车车辆工艺研究所也在今年成立了工会红娘三级支队,在企业,尤其是一些职工较多的大型企业,细分工会红娘队伍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

    “我们戚研所的工会本身就根据子公司、机关、部室分成了21个基层工会。”戚研所工会主席毛志明告诉记者,这21个基层工会人数最多的达800人,最少的只有30多人,细分基层工会后,工会工作针对性更强。

    戚研所的工会红娘三级服务支队根据这21个基层工会进行划分,由单位的女工委员、女执委和其他热心红娘工作的女职工负责。“支队负责人本身就是基层的一线职工,他们对一线的单身职工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毛志明说,越是接地气,越是好沟通,越是信赖可靠。

    男职工多、外地职工多一直是戚研所面临的“老大难”问题。“以前通过自己身边的资源去做介绍,效果真的很有限;现在往市总工会红娘服务群里面一发,立马就有人回复。即使是不认识的人,但因为市总工会平台,也百分百信任。”毛志明说。

    他们,苦口婆心、各显神通,是相亲之路上的“神助攻”

图为何美南

    何美南是常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工会主席,打开她的手机,里面清晰地记录了每一对由她促成的小两口从认识到结婚到生孩子的具体日期。她告诉记者,最早开始做红娘,帮人牵线搭桥,是在自己结婚之后。“看到他们能成比我自己结婚还高兴。”她说。

    “以前做护士长和组织科长的时候,主要就是介绍一些身边的熟人。”何美南告诉记者,自从2013年担任单位的工会主席后,她更多地开始关注职工的单身问题。只要一有交友联谊的活动,她都会组织单位的优秀单身职工参加,每一次不管多忙,她都会亲自陪同,她觉得有她在,年轻人们能更安心一点。在这些单身职工眼里,她这个工会主席也跟“妈妈”一样。

去年工会红娘志愿服务队成立

    成立工会红娘服务队后,她也慢慢感觉红娘工作发生了一些变化。单位有个女职工曾经有过短暂婚史,但没有小孩。何美南为了帮她再觅幸福,没少花心思。“结果在红娘服务队认识了钟楼区教育工会的周建英主席后,得知他们那边有个同样离异的男职工。”何美南告诉记者,当时信息核对下来,她和周建英都觉得两人相当匹配,于是迅速安排见面。让两位红娘没想到的是,没见几次面他们就确立了恋爱关系,一年不到就领了结婚证。

    “他们两人能收获幸福真的不容易。”何美南告诉记者,如果没有工会红娘的这个大数据库,女孩这样的情况确实很难这么快再找到合适的人。

    如果说何美南是“妈妈”型红娘,那么戚研所下属单位铁马公司的杨景祥这个90后,则是在用更接近年轻人的方式帮助单身职工成功找到对的人。“我有女朋友了,马上就快结婚了。”杨景祥的开场白令人忍俊不禁,“要不然,我做红娘,也没有说服力呀!”

    “现在的年轻人对‘相亲’、‘联谊’这些词很敏感。”杨景祥告诉记者,除了组织多个单位联合的交友活动之外,工会还会在一些大型活动中穿插交友的元素。在上个月举办大运河毅行活动中,戚研所就在活动中加入了青年交友的“幸福龙城,青春同行”的子活动。“报名参加活动的男女青年各手持一张打卡卡片,上面写上姓名,每到一个打卡点需要两张卡片拼在一起才能盖章,最后集齐所有的盖章就能领取奖品。”杨景祥透露,当时大家为了能取得奖品,都是好几对一起走的,大家一边走一边聊,氛围相当不错。“经过几个小时的毅行,方方面面的都聊了,最后加微信也是顺其自然的事儿。”

    像何美南和杨景祥这样的红娘,在工会红娘服务队数不胜数,他们或是贴心温暖型,循循善诱、苦口婆心地鼓励引导单身职工树立正确的婚恋观;或是脑洞大开型,策划各种“脸红心跳”的暧昧小活动“神助攻”;或是精通攻略型,让相亲变成甜蜜的套路……

    他们,幸福源于工会红娘,有些话想对单身者说

    木子(化名)是戚研所重型机械事业部的一名职工,但因为不是本地人,相亲总是“缺点什么”。去年单位的工会红娘参加市总的工会红娘服务队培训时,和其他单位的工会红娘聊起这个小伙子,培训还没结束就给小伙子安排了一个适合的女孩子。

    “当时女孩对找外地人有顾虑,”木子说道。可意想不到的是,这一见面很快两人就陷入了热恋,现在都已经结婚,上个月刚从国外度完蜜月回来。木子告诉记者,两个人确实有缘分,他的照片早在一年前他老婆就看到过,却因为种种原因当时两人并没有见面。

    “两个人在一起,关键是要舒服。”木子说,如果有很多共同话题,有很多观点想法契合,你就会觉得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而这些跟这个人是哪里人、长得好不好看根本没有关系。木子谈到,现在很多本地的青年包括家长不愿意接受外地人,他希望以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可以让更多的单身青年减少偏见。

    王见(化名)同样是戚研所的职工,他是前段时间参加汉服集体婚礼的新郎官,他和妻子相识的故事也颇具戏剧性。去年11月,他参加了由工会组织的一场在新北区梅林村的交友活动,当时已经参加过几次交友活动的王见本对这次活动不抱任何希望,就想着去玩玩,没想到收获了甜美的爱情。

    “当时我太太真的是很认真地玩游戏,可以说完全不顾形象,我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想起初见太太时的情景,王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但让王见没想到的是,他太太在游戏过后竟然主动过来聊天,两人惊讶地发现都是山东德州老乡。“后来我太太告诉我,那次活动本来打算早上起得来就去,起不来就不去了。”王见说,“结果不仅去了,还把我‘打包’带走了!”

    “参加这样的交友活动千万不能给自己下任务、定目标。”作为过来人,王见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走出去才是最重要的,给自己一个机会,认识更多的人,扩大交际面。同时展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才能迎接那个对的人。

    本版策划 高海燕

    本版文字 吕亦菲 毛人杰

    本版图片 由市总工会提供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