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要闻  > 正文

《陈奂生的吃饭问题》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创造数个“第一”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0日08:03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jaj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昨天上午,在北京召开的第十五届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表彰座谈会上传来喜讯,我市大型原创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以戏曲类排名第一的优异成绩入选。

    市滑稽剧团团长张怡将这部公演了70多场的戏称作剧团的“翻身戏”,无论它走到全国的哪一处,都收获了经久不衰的掌声和久久舍不得离开的观众。

今年6月14-17日,《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在北京参加“第五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

    第一次聚焦重大题材、第一次说“常州普通话”、第一次加入舞蹈表演、第一次动员全团力量……

    这部剧创造了市滑稽剧团史上数个“第一”

    《陈奂生的吃饭问题》于2017年底开始前期策划,2018年8月进行了首演。该剧以常州籍著名作家高晓声的“陈奂生上城”系列小说为原型创作,全剧围绕“吃饭问题”这个中国农民最根本、最重要的问题,从小人物的命运折射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农民生活的沧海桑田与惊天巨变。该剧由市滑稽剧团创排,邀请了国家一级编剧王宏担任编剧、总政歌剧团一级导演胡宗琪担纲导演。

    “滑稽戏的一大特点是用方言来演绎。导演和编剧都不是常州人,当时我们几个主演先是在他们面前排演了一遍,结果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没弄明白。”张怡说,“当时导演就拍板说,这部戏将来是要面向全国的,我们要让全国观众都听得懂!为此,我们几位演员全剧都改说‘常州普通话’,不仅‘笑果’一个没少,还让大家都能听懂。以后我们到香港、澳门去演出,都不用担心语言问题。当然,用常州普通话来演绎,这在我们滑稽戏的历史上是从来都没有的。”

    在该剧演出结束前,有一段舞蹈表演总是能将观众的情绪拉到最高点。这段由秧歌、探戈、踢踏舞组成的舞蹈,在剧中表现的是陈奂生和妻子傻妹“天堂的婚礼”。饰演傻妹角色的剧团演员周蕾说,陈奂生和傻妹为了3个捡来的孩子吃了一辈子的苦,所以当观众跟着剧情经历了一系列的沉闷和压抑之后,正好需要一个宣泄情绪的出口。“当导演提出要加入这一段舞蹈时,所有演员的反应都是‘太棒了’!在滑稽戏中加入舞蹈,还前所未有,为了呈现最完美的效果,我们白天排练戏剧,晚上就跟着歌舞团的老师学舞蹈。”

    “第一次聚焦如此重大的题材、第一次动员全团的力量……可以说,这部剧创造了滑稽剧团史上的几个‘第一次’。”张怡说。

    父亲离世,送别后当晚她就回到舞台;血糖升高,他把胰岛素注射器固定在衣服上完成整场演出

    全团全员上阵,铁了心要“出一部大戏”

    “我们团里面一共15个人,既然是滑稽剧团的‘翻身戏’,导演决定全部演员都用团里面的人。所以,这部戏连我们的会计、业务员都全部上阵。”主演之一唐寅说。

    全员上阵,意味着任何一个演员都不能缺席,家里有事、身体不舒服这些问题通通都要克服。唐寅说,“这次,我们全团是铁了心要‘出一部大戏’,从排练到演出,大家都铆足了劲。”

    张怡回忆,在巡演期间,周蕾的父亲突然去世,当天上午她送走了父亲,晚上就回到了舞台,“她这个角色是负责把笑声带给观众,可是我们知道她的眼泪是在心里流着”;今年在高校巡演过程中,唐寅的血糖突然升得老高,但是他让服装老师把胰岛素注射器固定在衣服上,针就扎在他肚子上完成了整场表演……

    今年6月,作为江苏省唯一受邀剧目,《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第五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3天的演出,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高度评价。“第一场结束后,当时我们还在台上谢幕,有一位观众就走到台口对着下面的人喊道,‘这是我看过的中国最好的戏’,那一刻,是对我们一路经历的辛酸和流过的眼泪的最好肯定。”张怡说。

    “演这部剧收到的反馈,是我们演任何一部滑稽戏都没有过的待遇,每到一处,掌声不断,观众也不愿离场。”唐寅说,“记得在南京大学的那场演出,我们谢了3次幕。学校礼堂连走廊上都站满了人,表演结束后学生们一直在鼓掌,没有人离开。”

    “《陈奂生的吃饭问题》证明了我们滑稽剧团有能力、有实力、有魄力打造能代表常州走出去的大戏。今后,我们将以此为标杆,继续打造两三部可以与之媲美的精品剧作,用多个拳头品牌来提升滑稽剧团的影响力,将剧团推向新的高度。”张怡说。

    我市构建“三位一体”精品生产支撑体系

    从剧本创作到排练演出,为优质剧目保驾护航

    记者从市文旅局了解到,为切实提升全市艺术生产能力水平,在市委宣传部、市财政局等各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市文旅局不断完善政策、提高保障、优化机制,构建“三位一体”精品生产支撑体系,为艺术生产可持续良性发展不断注入动力,为《陈奂生的吃饭问题》等一批优质剧目从剧本创作到排练演出保驾护航。

    在构建政策体系方面,自2018年起,我市正式设立市级艺术基金——常州市文化艺术基金。基金以“竞争立项、精选项目、择优资助、重点扶持”的原则,构建起国家、省、市三级艺术生产政策支持体系,倒逼全市各艺术生产单位提前做好项目谋篇布局,高标准推进项目建设,按节点完成创排任务,推动全社会资源向精品生产进一步集聚。在构建院团管理的保障体系方面,自2017年起,我市明确国有文艺院团以“社会效益为首位”的深化改革要求,遵循“一团一策”改革思路。在构建剧目创作的运行体系方面,近年来,在选题方面,我市积极引导把现实题材作品创作列入艺术创作规划的重点,引导广大艺术工作者走到生活深处、走进人民中间,从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中,从常州丰富的文化资源中挖掘题材、汲取营养,形成常州特有的文化内涵和IP矩阵,构建与其他院团的差异化竞争优势。

    记者了解到,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已经在我市多个社区和乡镇进行了巡演,还走进北京、南京、昆山等地进行演出。这几年,以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锡剧《卿卿如晤》、中篇弹词《冒官记》等为代表的一批优质剧目走进院校、走进剧场、走进社区、走进乡村,演出场次千余场,我市“精品战略”的丰硕成果正惠及更多市民。

    目前,按照“巡演一批、创排一批、储备一批”的工作要求,我市正在推进下一批重点剧目的启动和创排。

    我市历届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作品

    1.6集广播剧《永久的青年——瞿秋白》:该剧全面、真实、生动地展现了瞿秋白短暂而光辉的一生,获全国第七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2.10集大型文献纪录片《瞿秋白》:该剧讴歌了一代历史伟人艰苦卓绝、无私奉献的革命风范,获全国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3.8集电视剧《鹰击长空》:该剧展示了我国当代飞行员在社会变革中价值观、人生观的碰撞和独特的人格魅力,获全国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4.滑稽戏《我要做好孩子》:该剧通过表现家长和孩子的矛盾来探讨家庭关系,获全国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5.歌曲《清晨,我们从田野走过》:该歌曲通过歌唱田野小草随四季枯荣和轮回,激发听众珍爱青春、珍爱生命、努力拼搏、实现梦想的热情,获全国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6.18集电视剧《天娇》:该剧讲述我国民航三代空姐和飞行员工作与生活的变迁以及个人命运悲欢离合的故事,获全国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7.广播剧《军训日记》:该剧通过一群女大学生在军训期间发生的耐人寻味的故事,反映现代女大学生和现代军人的价值观,获全国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8.电影《邓稼先》: 该片讲述邓稼先排除种种困难,潜心研制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的艰辛历程,获全国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9.电影《秋之白华》:该片讲述的是早期共产党人瞿秋白和妻子杨之华之间动人的爱情故事,获全国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10.儿童剧《留守小孩》:该剧描写了同学和老师用爱温暖了留守儿童、使留守儿童与其他孩子一起健康成长的感人故事,获全国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11.广播剧《君子史良》:该剧以史良为原型,回顾史良传奇的一生,获全国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12.电视剧《青果巷》 :该剧围绕江南第一巷——青果巷历史文化遗存保护而发生的上下两代人恩怨情仇的故事展开,获全国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13.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该剧从小人物的命运折射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农民生活的沧海桑田与惊天巨变,获全国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本版文字 董逸 本版图片 王幸 夏晨希 通讯员 李萍 蒋云琳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