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民生  > 正文

革命功臣亲历记:从当通讯员,到参战解放上海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0日08:03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从参加新四军当通讯员,到参战解放上海    

    殷忠海,1926年出生于武进县卜弋乡一个贫农家庭,1942年参加新四军,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复员回乡。参加过抗日战争,参加过解放战争中的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华中南战役、孟良崮战役、解放上海战役等重大战役,曾立三等功两次、四等功一次,任过通讯员、司号员、班长、副排长等职。

    日前的一个中午,湖塘镇金鸡花园的一户两居室里,94岁的殷忠海和老伴正在吃午饭,一碗热粥、两个小菜,很是清淡。“年纪大了,脑子糊涂了,很多事都记不清楚咯。”收拾好碗筷,殷忠海坐到阳台的沙发上,和记者聊起了从军往事,一段段碎片化的记忆从他口中讲出,让人重回那个烽火岁月。

    16岁当通讯员

    1942年,抗日战争处于相持阶段,新四军以茅山为根据地四处游击,日伪军则占据中心城镇。这一年,16岁的殷忠海应召入伍,成为一名新四军战士。

    “我大哥是中共地下党员,当时做的木匠,来往接触人员比较多,听到、看到的信息也多。他跟我说新四军正在招兵,问我想不想去,那我肯定想去啊。”殷忠海说,由大哥介绍举荐,他正式加入了新四军游击队。“我年纪还小,也没有作战经验,所以听从组织安排,在敌后战场从一名通讯员做起,主要负责武二区的情报传递工作。”

    殷忠海接到上级交给的机密信件后,需要自己想办法掩藏起来,以保证在送信过程中不被敌方发现截获。“那时候,雨伞柄是用竹子做的,我就把伞柄掏空,把信件塞在里面,然后底部再用泥土封住。有时候,也把信缝进破烂衣服的补丁里。”殷忠海告诉记者,诸如这样的送信方法有很多,“只能绕远走小路,大路是绝对不能走的,说不定就碰到敌人的队伍,万一被盘查就危险了。因为我是小孩,不太会引起敌方的注意。”

    虽然不是在战场上和敌人正面交锋,但少时的殷忠海明白,他所在的敌后战场同样硝烟弥漫,肩上的担子一样沉重。

    顺利到达目的地,找到通讯联络站,与接头人对上暗号后,殷忠海就放心了。

    入伍近3个月的时间里,他先后传递了20余次情报。最艰难的一次,他兜兜转转在路上走了约10天,才将信件送达。因为任务完成出色,做事机警,1942年4月,殷忠海被调往主力部队新四军十六旅。

    子弹从头顶飞过

    “到了主力部队,就是跟着部队打仗了。我先是做了一段时间司号员,后来又做通信员。”殷忠海说,他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具体什么时间打了哪场战役,已经模糊。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是高邮战役,这是抗日战争的最后一役。“交战7个多小时,一共歼灭了四五千日伪军”。

    殷忠海说,那一天下着大雨,行军视线很模糊,双方正在激战,耳边是此起彼伏的枪声和炮声。一瞬间,他听到头顶正上方一颗子弹“嗖”的一声飞过,下意识回头望去,只见身后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一个步兵胸口中弹,就那么倒了下去。“我个子矮,可能当时又弯着腰,所以才没有被打中。”殷忠海感慨道,上了战场就没想活着回来,大家都是抱着这种心态。

    作为通信兵,殷忠海时常被派到后方领取弹药,每次等他数日后归队,就会发现连队里又少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虽说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看到战友牺牲,心情总是很沉痛。“假如他们能活下来,看到祖国如今的繁荣景象,一定非常开心和自豪。”

    除了面对生死离别,革命老兵经历过的战时艰苦,像记者这一代的后辈也是无法想象的。“一顿饭就是一个窝窝头、一个地瓜或者一碗高粱饭,唯一的行囊是肩上背着的那三斤棉被,冬天用来御寒,到了夏天就把里面的棉花抽掉,休息时用来盖在身上挡蚊子。”殷忠海笑着对记者说,“你们这一代人幸福,生在了和平年代,要好好珍惜。”

    最后一战:解放上海

    在殷忠海卧室抽屉里放着一个铁盒子,里面装着淮海战役、解放华中南战役、渡江战役的纪念章,还有他荣获三等功、四等功的奖状和他的革命军人证明书……“我打的最后一仗是在上海。然后,没过几个月便等来了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天。一晃,已经过去了70年。”摸着锈迹斑驳的纪念章,殷忠海无限感慨。

    1949年4月20日渡江战役开始,人民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先后发起渡江,在炮兵、工兵的支持配合下,在西起湖口、东至靖江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摧毁了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4月23日南京解放。

    “接到渡江命令后,每个战士都兴奋不已,都想着打到江南去、解放全中国。”殷忠海说,他所在部队从芜湖渡江进入南京,在南京休整一个月后,前往攻打上海,“上海是大城市,当时上级特别强调,要尽一切可能减少破坏,要求所有士兵严格遵守部队纪律和群众纪律,不准我们进入百姓家里。不然,要受处分。”

    殷忠海回忆,战斗主要在郊外进行,进城后因为怕骚扰百姓,累了便直接睡在街道两旁的屋檐下、过道里,“百姓看向我们的眼神是那么热切,身为解放军战士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直至现在,殷忠海仍心怀这份自豪感。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时,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约21万名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表彰他们的历史功勋。

    在领到这枚纪念章后,殷忠海便特意去照相馆拍了照,并冲印了许多张给儿孙们,希望他们不要淡忘这段革命历史。照片里,殷忠海一身黑色西装,胸前佩戴着数枚纪念章,双手紧握放于身前,英姿不减当年。 镇晓丹 马浩剑

    来源:常州日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