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新闻
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要闻  > 正文

常州“对标德国”启示录①:“绿色引擎”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08:18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jaj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编者按 省委书记娄勤俭考察我市时,要求常州结合自身实际,“对标德国”找差距,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日前,我市媒体采访团赴德国6个城市,从不同侧面多个视角进行深入采访。今天起,本报连续刊出系列报道《常州“对标德国”启示录》。

  德国埃森市有59万人。这里是上世纪的“污染之源”,现在已转型发展为“绿色之都”。这是9月18日本报记者拍摄的埃森市居民区。 虞岭摄

    从欧洲飞到上海,一落地,记者就被淡淡的雾霾笼罩着。冬季即将来临,雾霾就成了大家心头的梦魇,总也挥之不去。

    刚刚离开常州友城——德国埃森市,就十分留恋当地的蓝天白云。但谁也不会想到,上个世纪的埃森是欧洲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1985年1月18日,埃森市所在的鲁尔地区,发出了史上最严重的雾霾警告,五米之外不见人。

    埃森市当时的产业结构与常州有相似之处,钢铁、煤炭、纺织……而今,埃森已完美转型,“污染之源”成为“欧洲绿色之都”“世界宜居城市”。

“壮士断腕”

    “我们这煤矿已开采了135年,日产煤12000吨,最多时矿工有8000名。” 9月18日,陪同采访的埃森市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区解说员告诉记者,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最现代化的煤矿工业区。来自地下和矿井的“黑色黄金”促生了德国的经济奇迹,埃森成了欧洲大陆最肮脏的地区之一。

    “我们地下的煤还可以开采几百年,但不能继续下去了。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能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我们必须开始重新打扮自己:‘让埃森擦去脸上的煤灰’”。鲁尔博物馆桑德拉·乌尔里希斯科特女士说。

    钢铁是埃森市又一大支柱产业。1811年德国工业巨头、世界著名的克虏伯股份公司就建于此,曾为欧洲钢铁工业和机器制造业作出杰出贡献,是德国重工业的缩影。然而,滚滚的浓烟、难闻的污水,让城市环境变得更为恶劣。

    煤矿区和钢铁厂排出的废气和废水严重污染着该地区的空气、土地及河流。当时,不仅当地的树木生长高度达不到德国其他地区,连这里出生的婴幼儿,身高和体重指标也比德国其他地区的同龄人要低,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肺癌、白血病等疾病。

    为让这块区域重生,上世纪80年代,当地政府以壮士断腕的气概,砍掉支撑区域经济的“煤钢双臂”。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企业无法承担既有土地及厂房设备的过高处置费用,纷纷以一元钱的象征性价格转售给政府处置。

“完美转身”

    砍掉产业容易,但是,转型不容易。往哪转?怎么转?这么多工人到哪儿去?

    埃森市还是在煤炭和钢铁上做足文章。

    1987年,在关掉当时世界最大的煤炭运输系统12号矿井后不久,埃森市就借着埃姆歇公园国际建筑展项目提出的“在公园中就业”的概念,将过去工业区土地改建为“现代化科学园区”“工业发展园区”以及相关“服务产业园区”。这一概念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在当地得到了大力推行。

    政府还别出心裁地把眼光投向了上世纪遗留下来的大批工业化物产,将当地大批工矿改造成历史文物,形成风格独特的工业化历史博物馆,以此带动旅游服务业。

    其中最为人知的案例,便是埃森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区。1986年12月底该矿关闭之后,政府没有拆除占地广阔的厂房和煤矿设备,而是买下了全部的工矿设备,制订了一个十年的转型修缮计划,并将该计划列入北威州的未来项目,项目于1989年启动,1999年完工,2001年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批准,埃森煤矿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这个至今保留完整的工矿,成为经济转型的标志,成为城市新的旅游吸铁石,每年有超过150万人次的游客来此参观。

    当年的冲压车间被改造成了最有品位的餐厅,昔日的厂房车间也被改建成为流行歌舞剧的大型剧场。走进剧场大厅,仍然可以看见当年的工厂车间巨大铁铸的房梁,现代和历史的交汇让人感慨万千。同时,矿区还引进了德国著名工业设计奖项“红点奖”,每年在此展出各种获奖作品,吸引众多观赏者;空出的厂房办起了高等院校,让学生在接受历史遗存的同时,吸收现代化新技术;空出的场地建起了足球场、篮球场、游泳池……

    英格·普尔曼是埃森市一位工业旅游文化公司的负责人,他带领记者参观了克虏伯公司总部。“拥有数十万员工的跨国公司目前在埃森市已只剩一个总部,没有一名生产工人。公司和政府联合出资,逐步恢复被工业污染过的土地,深挖地下十多米的土,全部运走,进行特别处理。地下水也是同样治理达标。”普尔曼少年时代所在的锈迹斑斑无人涉步的钢铁工业废墟,如今在一片绿阴中,既有蒂森克虏伯总部,也有现代化的居住区,还有幼儿园。蒂森克虏伯公司将总部正门对面的地块,设计成了开放式公园,内里打造了一个自带循环系统的湖,并全部赠送给政府。在当地最大的公园格鲁加公园,常州在3年前专门种下了市花广玉兰 ,作为友城的象征。

    在精心雕琢煤炭和钢铁留下的“后遗症”后,1999年,鲁尔区所属多个市政府联合组建,制定了一条连接全区旅游景点的主题旅游线路“工业遗产之路”。如今这条线路全长400公里,将25个工业旅游景点、6个国家级博物馆和13个典型工业城镇等工业旅游资源串联起来。年游客总数700多万人次,创造了2852万欧元的生产总值,至少提供了6100个就业岗位。

    有了人流,商贸、物流也日益兴旺。与此同时,各种展会经济也层出不穷。据统计,埃森经济转型前,80%以上的人从事工业生产,而今86%劳动力人口在非生产领域工作,生产性企业所占GDP不足20%。

    埃森市经济促进局局长安德烈·博西姆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济转型的关键还要大力发展教育和科研。以前埃森市有20多万工人,而今有22万在校生,这不仅为发展新兴产业提供了大量人才,而且为高新技术的广泛应用拓展了空间。得益于尖端医疗科研,埃森市医疗健康产业异军突起;以风能、水电为代表的新能源业崭露头角;以赢创为代表的精细化工、以EFM遥感器等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突飞猛进。

    尤其值得我们学习的是,埃森人能把优势发挥到极致,他们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十分令人称道:煤矿关闭了,但拥有的世界一流制造技术不能丢,继续生产先进的挖煤设备用于大量出口;鼓励年轻人围绕矿业进行软件设计,孵化出了一个矿业软件的新集群;没有了煤能源,搞起了风电水电等新能源的交易和输送,成为欧洲的“能源之都”。

    目前,埃森已成功转型为商贸、物流、展会经济、高新技术产业为主的新型城市。反映在GDP上,1991年转型初始埃森的GDP只有172亿欧元,经历了近10年的停滞期,从2001年开始突破180亿欧元,到2017年埃森经济总量高达246亿欧元,连续跻身德国经济增长最快城市的前三名。

守正创新

    产业遇到了瓶颈,是不是“一条路会走到黑”?斯图加特的故事告诉我们:未必!

    在德国采访,记者听到了两个“父亲”的名字。

    一个是汽车的“父亲”。汽车有很多“父亲”,但故乡只有一个:斯图加特。

    在斯图加特街头,记者碰到了说一口流利汉语的博世基金会中国项目经理纪韶融先生,“长江是中国人的‘母亲河’,莱茵河是我们德国人的‘父亲河’。上世纪大量汽车的问世,让莱茵河失去了壮丽的雄姿,连河里的鱼肚皮都朝上了天。”

    的确,轮胎、玻璃、油漆等生产线,形成了大量的污染。那个时候,斯图加特周边美丽的黒森林下起了酸雨,天空也变得灰暗起来。一个“父亲”玷污了另一个“父亲”。

    同样是遇到棘手的环保问题,但与埃森不同的是,100多年过去了,斯图加特没有转型,产业还是那个产业,不同的是,斯图加特坐了上“技术火箭”,以创新升级为引领,汽车产业不仅越做越大,奔驰、保时捷、迈巴赫等知名车企占领了世界市场,而且城市环境越来越美,绿树成荫,芳草遍地。更有甚者,斯图加特还成为德国重要矿泉水生产基地,以及葡萄酒产地。

    “这儿喷泉可以直接喝。汽车创始人戴姆勒先生一直心脏不太好,他经常来喝这里的水,据说对心脏很有利。”9月15日,常州媒体采访团在考察德国汽车工业发源地——斯图加特巴特康施塔特区时,曾在奔驰、保时捷多家公司工作过的汽车专家汉斯·彼得·舍尔茨先生,让记者们都尝了尝那儿的喷泉。

    斯图加特之所以能够让产业与环境相得益彰,源于当地政府和市民对环保的关切。严苛的环保条款,严厉的执法措施,让每家生产企业不得不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环保。

    “只有绿色生产,才有可持续的可能。”保护环境已成为企业一致共识,谁越雷池半步,就会付出沉重代价。2015年,德国大众汽车“柴油门事件”,至今还在德国国内发酵,不仅企业受到重创,包括前CEO马丁·文德恩在内的多名大众高级管理人不仅引咎辞职,而且还将面临严重的法律诉讼,足可见德国社会环保的力量。

    在斯图加特,有两座著名的汽车博物馆,它们的主人是奔驰和保时捷。在这里,你见到的不仅仅是建筑本身叹为观止的设计,更能亲眼见证这两个汽车品牌传奇的发展历程。博物馆中的每一个陈设,每一个精妙的设计,都在诠释着环保的理念以及品牌的精髓。

    目前,常州也正处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相比于德国埃森、斯图加特,就环保而言,面临的困难要小得多,但依然任重道远。在产业结构上,我市还有更大的提升空间,大企业偏重,小企业偏多,特别是创新能力强、附加值高、带动能力强的高新技术企业偏少,产业升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条路怎么走?埃森和斯图加特的经验告诉我们:道路千万条,不管哪一条,“绿色发展”是第一条。 本报记者李昕

    来源:常州日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