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要闻  > 正文

开启“后疫情”时期常州社会组织的“硬核”模式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7日08:39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建设和谐幸福明星城

    开启“后疫情”时期常州

    社会组织的“硬核”模式

    2020年新年伊始,新型冠状病毒来势汹汹。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常州市启动了行政主导的应急处置模式,效率之高,有目共睹。相比各级政府和社区的“硬核”力量,作为我市社会治理重要主体之一的社会组织,在这次疫情防控中的表现又如何呢?

    据悉,全市社会组织中有1508家参与了疫情防控工作,为本次抗击疫情捐款捐物3600余万元。笔者对我市部分社会组织进行了随机调查。在受访的社会组织(社团116家、社会服务机构57家)中,参与疫情防控的有43家,以社会服务机构和行业经济类社团为主,约占被访组织的25%。服务方式主要有募集资金和物资、专业服务和一般志愿服务三种形式。除了募款募资外,不少社会组织能发挥专业优势,深入村社第一线开展服务。社团多以政策宣传和推动复产复工为方向,社会服务机构则以政策咨询、心理关怀、居家生活指导和志愿管理为主。

    以上数据说明了什么?一方面说明了常州社会组织没有缺席这场战“疫”,社会组织为我市抗击新冠肺炎作出了贡献!在大灾大难前,单靠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社会组织,尤其是专业服务机构和活跃于社区的各类“自组织”的参与配合。无论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民主协商、社会协同”,还是齐家滨书记强调的“多方参与、居民共治”,作为社会治理重要主体的社会组织,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调查的数据从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常州社会组织参与疫情防控的比例还不高,提供专业服务的社会组织数量还较少。说明我市社会组织的发展滞后于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要求,其服务效能还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在被访组织中,2019年营收总额在十万元以下的超过一半,近6成的组织专职人员规模不足3人。规模小、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足可见一斑。因此,随着“后疫情”时期的到来,复盘社会组织服务场景,反思发展痛点,打造 “专业硬核”,提升其参与治理的能力已经迫在眉睫,也是建设和谐幸福明星城的题中之意。

    首先,要将“构建社会组织的生态系统”纳入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顶层设计。公益领域是一个有内在逻辑的共生系统。目前我市进行项目化资助业务的基金会寥寥,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规模与苏州、南京相比有较大差距,高校社会工作及相关专业少且在地服务不足,社会组织的业务类型分布不均,第三方评估机构规模小且未形成信息池,等等。只有构建完整的社会组织生态系统并实现系统内有序良性小循环,才能向社会治理共同体的大系统提供高质量服务,释放健康正能量。

    其次,在中观层面上要继续完善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机制,让社会组织“在做中学”“在做中练”。以本次调查中参与疫情防控的23家社会服务机构为例,成立时间不满5年的有16家,在近3年获得过政府购买项目的超过80%。不少机构负责人表示,政府购买项目是机构生存资源的重要来源,并且实施过程还能够获得民政条线的专业督导,在服务中提升业务能力的效果明显。今后我市还需要加大购买力度和广度、实行分类逐级购买、规范项目精细化运作机制、提高第三方督导评估比例等,打造社会组织的“硬核”能力,使其能够成为建设和谐幸福明星城的中坚力量之一。

    最后,在微观层面上,要引导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让社会组织“在基层学”“在基层练”。这种引导有两个面向:一是 “为社区”,鼓励社会组织将项目和服务落地社区,直接服务社区居民;二是 “在社区”,鼓励社区居民“自组织”回应社区需求,参与社区事务。同时,要凸显精细化治理的工具和技能在服务中的运用和绩效,还要重视科技的力量,基于社区自下而上地推动社会组织服务进社区入网格,实现“多网”智能互通,供需精准匹配、过程可视可溯、相关方互动参与、成效综合量化。

    和谐幸福明星城建设是“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在常州的实践面向。社会组织要练好内功,深入社会肌理,回应社会问题,开启专业服务的“硬核”模式。

    常州工学院“五大明星城”建设研究课题组叶雷副教授

    来源:常州日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