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母亲节还原“妈妈的味道”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11日09:08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妈妈包的蒲菜饺子她最爱吃,昨天她学着包了一次,作为礼物送给妈妈——

    大二女生展厨艺

    母亲节还原“妈妈的味道”

    昨天母亲节,大二“00后”女生成语,一大早就赶到江阴小湖的菜市场,挑选一种当季特有的食材蒲菜!回家后,她就一头扎进厨房忙开了,她要亲手包一顿蒲菜饺子,作为节日礼物送给母亲聂红。之所以用这种不常见且难买的食材做饺子馅,因为它是女孩记忆里最鲜香、温馨的妈妈的味道。

成语在包蒲菜饺子

    “作为吃货,这种鲜嫩的食材,我妈每年都要狂追,而我又是吃着她包的饺子长大的,所以蒲菜饺子是我最爱的主食之一了。母亲节嘛,就不劳她动手啦。”成语乐呵呵地说。

    两年前的一顿蒲菜饺子,是她最温暖的记忆

    蒲菜饺子在常州本地并不多见,是淮扬菜中的一道美食。“其实,我妈妈开始也不知道这种美食,直到《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播出后,她才知道并且在菜场上买到了。”说起自己的吃货妈妈,成语又乐了,“在她尝到蒲菜的鲜嫩后,仿佛打开了美食新世界的大门,之后每年总有那么几天狂追蒲菜,清炒、炒鸡蛋、煲汤。而蒲菜每年的时令,就是4月底到5月上旬的这半个多月,不容易买。”

    2018年母亲节前,成语正在备战高考,住在学校。那几天,她心怀歉意,想着学业紧张没有时间给母亲准备节日礼物了。母亲节前的周五下午,下课时老师突然找到成语说,“今天食堂晚饭少吃一点,你妈妈送了蒲菜饺子过来。”

今年的蒲菜饺子,多了一份女儿的心意,聂红感到很暖心。

    老师的话刚说完,成语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同宿舍的闺蜜也欢呼起来,准备蹭夜宵。成语预计饺子晚上8点可能就能送到学校,却晚了一个小时,不过,鲜美的食物,很快让她和同学们忘了等待的焦急。“饺子还是热乎的,猪肉的香味和蒲菜的鲜美,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一大盒瞬间就被我们消灭干净。之前吃了很多蒲菜做的菜,蒲菜饺子倒是第一次吃,所以那种鲜香真的忘不了。”回忆起那顿饺子,成语条件反射地咽了咽口水。

    事后,成语又知道,妈妈之所以晚到一个小时,是在途中遇到了堵车,车流丝毫不动。为了尽快送到学校,不让饺子凉掉,她一路小跑赶到学校。所以,在成语的记忆里,那顿蒲菜饺子除了鲜美,又平添了一份温馨。

    女儿还原“妈妈的味道”,让妈妈泪目

    “妈妈的老家是徐州邳州,离山东很近,那边的饮食习惯偏北方,面食是主食。我是吃着她包的饺子、擀的面条长大的,所以,不仅是蒲菜饺子,其他馅的饺子我也都爱吃。”耳濡目染的成语,小学的时候就会擀面、包饺子,所以,这次还原“妈妈的味道”,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

三种颜色的包子寓意祖孙三代的味道

    母亲节当天早晨7点,母女俩就赶到了江阴小湖,在菜市场挑选了两把鲜嫩的蒲菜。回家后,榨菜汁、和面、拌馅都是成语一手包办,聂红和丈夫被严格要求只能在一旁“打杂”。成品新鲜出炉后,聂红第一个品尝,“特别香,比我做的饺子多了些特别的味道。”

    吃着饺子,聂红被这份朴素的礼物感动了,眼眶有点湿润。这时,她又想起了女儿八九岁时做的番茄面片。有一天,丈夫不在家,聂红下班后准备回家给女儿做饭,进门后却惊讶地发现女儿端出了两碗番茄面片。 “那一次完全惊到我了,面片是她自己擀的,每个小面片还专门做成了小蝴蝶的模样。浇头也是她自己炒的,盖在面条上。”聂红专门拍了照片,在博客上发了一篇长文以作纪念,“记录了满满的幸福”。

    “00后”女儿那么小就喜欢做菜烧饭,让聂红十分惊讶,因为自己并不是特别会做饭,也没有天天大鱼大肉伺候小家伙,“可能是我对每一顿饭的认真态度,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她,珍惜食材、让它们发挥最大功效,每一餐都有仪式感。在她看来,做饭不是负担,而是乐趣,所以愿意去尝试。”

    疫情期间母女一起做饭,“祖孙三代”的味道感动了姥姥

    因为疫情,在南京上大学的成语,到现在还没有开学,一直在家上网课。宅在家里的时候,母女经常会一起做饭、创作专属美食。两人曾经花3元钱做了一道“皮蛋凤凰”、花5元钱买了土豆,合作完成了一次土豆宴:仿KFC土豆泥、仿KFC土豆条、香辣土豆片、拔丝土豆条、迷迭香土豆、肉烤土豆片、经典土豆丝。

母女俩的土豆宴

    聂红的母亲,从徐州老家寄来了干菠菜,母女俩用小麦、南瓜泥、紫薯包了三种颜色的包子,寓意着“祖孙三代”的味道。远在老家的老人,看到了女儿和外孙女发的朋友圈照片,知道了其中的寓意后感动不已。没多久,老人又寄来了一包干马齿。

    “我跟妈妈通了电话,说起了小时候的事情。”聂红说,在徐州老家,每个女孩都必须学会摊煎饼,不然就会被长辈唠叨小心“嫁不出去”。初一的时候,她被妈妈逼着在厨房里学摊煎饼,表现不好就要被妈妈用烧火棍“伺候”,还时不时“警告”她,摊差的饼必须自己吃掉。

    “厨房里烟雾蒙蒙的,妈妈在一旁做示范。当然,那些薄厚不均的饼,也基本都是妈妈吃掉的了。”聂红说,自己初中毕业考到常州的中专,就将这门手艺丢下了,“但老家厨房里杂粮面糊的香味,过了二十多年我依然印象深刻,这就是妈妈的味道了。”

    让聂红高兴的是,女儿也很喜欢老家的煎饼,尤其是菜煎饼,“对她来说,和蒲菜饺子一样美味。” 汪磊 图文报道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