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要闻  > 正文

心有大爱方无我——追记常州纪检监察“铁人”于强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7日15:42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心有大爱方无我

    ——追记常州纪检监察“铁人”于强(下)

    如果说纪检监察干部是“打铁”的人,那么于强就把自己锤炼成“铁打”的人。

    在纪检监察战线奋战近20年,于强以身作则,带出了一支精兵。

    “队伍壮大了,不能让问题变多了。”他不止一次对同事们说,“有些反映不好的干部要好好查一查,查实了该处分要处分,这是为他们好,也是为大家好。”

    一

    于强早在任市纪委纪检监察一室主任时,就提出全委办案的理念,凡是机关新进人员,在他的争取下,都会被“拉”到案件上过过招。组织部、干部监督室、审理室,都被他“挖”走过办案人才。

    多年来,于强主导实施案件主办人制度,既保证了案件查办的质量,也提高了办案队伍的整体战斗力。只要在他手下办过案,谁适合内审、谁善于外查、谁是谈话好手、谁笔录做得好,他心中有一本账。

    2017年2月,江苏省纪委查办江苏银行原党委书记王建华案,该案涉及的问题面广量大、错综复杂,违纪违法隐蔽性强,时间跨度长达20多年,办案难度可想而知。省纪委领导点了于强的将,让他带领常州办案组到南京全面负责该案的内审工作。这是省纪委第一次以省市联动的模式办理正厅级领导干部案件,机会难得,于强又起了“练兵”的念头。他挑选的队伍共5个人,崔晓宇、薛鹏都是从辖市区抽调来的年轻人。

    一到南京,于强首先把省纪委近几年来办理的所有厅级干部的案件材料调出来,带领大家研究吃透,并走遍王建华在南京经手的重要工程项目。5个人分成了3个内审组,于强把自己分在其中两个组,他一天要进行两轮谈话,不去谈话的时候,就在同步监控设备前看同事怎么谈,一坐就是4个小时。每晚的例会上,分析当天谈话中哪里谈得好,哪里还需改进,谈话对象的状态如何,下一步应该怎么谈。

    一个多月后,王建华开始逐渐交代问题。为了让案件保质保量,于强要求以刑事审判的标准来固定证据,他又调来了两位擅长笔录制作的同志,卞荣就是这时加入办案组的。他说,自己做笔录的时候,于书记就在旁边逐字逐句地指导。

    那一年从2月到8月,从冬到夏,于强安排其他人每个月轮休,自己却只回过一次家。

    该案最终取得了较好的综合效果,得到省纪委主要领导赞扬。王建华真诚悔罪的画面,为全省领导干部敲响了警钟。当年的办案组成员,如今也都成为常州纪检监察战线的办案骨干。

    二

    带队伍就要管队伍。 于强同时分管案件监督管理室和干部监督室,对于内部监督十分重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以来,有些同志抱怨程序繁琐影响效率,他严肃劝止:“不能为了效率,不要流程;不能为了效果,不要安全。案件监督管理和审查调查有冲突时,一定要以内控为上,必须严字当头,坚持全过程监督。”

    严管的同时,于强对大家的关爱用心良苦。今年初办理轨道公司窝案时,恰逢农历新年,第二审查调查室的同志们已经是连续第二年在想园过年了。1月21日,于强特意组织了一次团聚会,邀请参与办案人员的家属来想园,他亲自担任解说员,向家属们介绍办案环境,带领大家参观了常州市党风廉政教育基地。

    随后,于强陪同大家吃了一顿提前数天的团圆饭。席间他以茶代酒:“我们的同志办案很辛苦,但是各位家属在后方支撑着家庭更辛苦。我们可以在这里心无旁骛地办案,离不开你们的理解和支持。”

    只有了解了才能理解。很多家属是第一次迈进想园的大门,第一次看到自己的“那一位”不在家的时候怎样工作、吃些什么饭、在哪里休息,第一次对纪检监察工作有了切身的认识。

    第二审查调查室主任马战涛有一次看到于强在听《向天再借五百年》,他说喜欢这首歌的歌词。这些天,马战涛将这首歌不断地重复播放:做人一地肝胆,做人何惧艰险,豪情不变年复一年。做人有苦有甜,善恶分开两边,都为梦中的明天。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马战涛说,这就是于书记的人生写照,听着听着仿佛于书记在说话。

    三

    走好自己选的路,再苦再累也无悔。于强的父母都是共产党员,新中国成立初期就考取新疆高校并扎根,在新疆干了一辈子,退休后才回常州与孩子团聚。

    父亲患病离世后,于强把母亲接到家中照料。老旧公寓楼没有电梯,76平方米的房子只有两个房间,母亲住一间,妻子和女儿住一间,于强自己在客厅沙发上睡了一年多。这个老房子于强一家已经住了快20年,母亲腿脚不好,上下5楼很不方便,于强夫妻这才狠狠心,贷款买了附近楼盘的尾房。

    于强一生清廉。他和妻子石锦健都曾是化工厂的工人。1995年于强通过社会招考进入市检察院工作。过了几年化工厂改制,石锦健下岗了。“当时我跟于强说,你能不能找找人,给我安排个工作,也好贴补一下家用。他却说咱们家现在不是挺好的嘛。”石锦健说,后来她自己找了家宾馆干了十几年,又下岗了,就跟于强吵,你怎么也不管管我,至少把工作安排一下。他说,咱们又不是活不下去,实在不行你就在家歇着,我养你。石锦健只能再次找了个小公司当仓库管理员,女儿结婚后,才退休回家照顾外孙女。

    于强常年扑在案件上,家里都是石锦健操持,一开始也有怨言,但无论她怎么抱怨,于强都只是笑笑。只要在家,于强就变着花样做饭给妻子女儿吃。

    女儿于怡冰也传承了爸爸的作风。她和丈夫都是市电视台的合同制员工,工作3年多来,单位里几乎没人知道她父亲是市纪委监委的领导。

    住院当日,是妻子陪着于强去的,按照疫情防控要求,住院前要先做核酸检测,但检测结果要两个小时后才出来。“我们在候诊大厅里等检测结果的时候,于强已经疼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看他实在撑不住,硬逼他给院长打电话。”石锦健说。

    常州市中医院院长罗立波接到电话,才知道于强在医院,“他说他腰疼得坐不住,能不能先安排个床躺一躺。”

    这一躺,于强再也没有站起来。

    住院期间,为了减轻家属负担,市纪委办公室每天派人送饭到医院。于强看见了,硬是让妻子把他的饭卡让驾驶员带回去刷,并交代说:“吃了多少就刷多少。顺便买点茶叶过来,给大家泡茶喝。”

    ……

    疫情防控有我,扫黑除恶有我,服务大局有我,队伍引领有我,大公无私有我;坚守时有我,担当时有我,奉献时有我……哪里需要我,哪里该有我,那里就一定有我!

    “铁人”于强用“无我”的境界,诠释了新时代纪检监察干部的“大我”情怀。

    马浩剑 常纪宣

    来源:常州日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