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民生  > 正文

身边的工匠|徐敏:一刀复一刀,与内心对话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1日09:51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徐敏:一刀复一刀,与内心对话

    “嫁入范家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与留青竹刻结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留青竹刻的市级传承人徐敏当时并没有想过,她会担下这门艺术的传承责任,一干就是20多年。

    徐敏的公公范遥青是常州留青竹刻省级非遗传承人,被誉为“竹刻五杰”,竹刻中的陷地刻就是范遥青独创的。他年轻时曾受竹刻大师白士风指点,后又拜于文物鉴赏家王世襄门下。1995年徐敏嫁入范家后耳濡目染,对留青竹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便跟着范遥青学起竹刻来。

    留青竹刻要在竹子表面一层不到0.1毫米的青皮上雕刻图案,十分考验手上功夫和耐心。初学时,徐敏跟着公公范遥青学习各种刀技刻法,“为了打好扎实的基础,光是练习铲底这一项,就花了3年时间。” 早上6点开刀,是徐敏多少年雷打不动的习惯。“时间不够用”,白天竹刻,晚上写书法、画画、读书,徐敏的一天总是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一件留青竹刻的作品,从选材、竹片处理、创稿,再到开切、铲底、创作,往往需要耗费至少2个月的时间甚至更久。

    徐敏的工作室设在雕庄一座宽绰疏朗的仿古建筑内。徐敏说,雕刻不仅要环境安静,更要内心平静,一刀复一刀,是在与自己的内心对话,是自己学养的自然流露,只有创作激情与内心平静和谐统一,才能刻出精美典雅的作品来,刀下的花草竹树、飞禽走兽才会充满灵性和生机。

    如今,徐敏一家祖孙三代五口人,有三人从事竹刻艺术。除了自己和公公外,她的儿子范千里去年从苏州大学毕业后,也开始投身留青竹刻艺术,成为常州留青竹刻新生代的代表。

    “花花世界,静守己心。”徐敏说,她这一辈子,传承好留青竹刻就已经够了。

    市总宣 吕亦菲 文 胡平 摄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