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社会  > 正文

90后海归硕士追逐汉服梦——与子同袍,瑶之光华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5日08:49   来源 中国常州网   编辑 张舒逸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中国常州网讯 “我是一名设计师,一名汉服设计师。”一向内敛的瑶光汉服实验室品牌创始人吴竹逸,提起汉服,眼里有光。瑶光,北斗七星之一,古代象征祥瑞。“‘瑶光’里,还藏着我的家乡‘遥观’。”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统计学专业毕业,1993年出生的吴竹逸选择实现自己的汉服梦。

那年豆蔻梦想起 披床单扮仙女的小女孩长大了

“知道汉服为什么这么火吗?因为,小时候看古装剧披床单扮仙女的女孩们长大了!”吴竹逸,也曾是披床单的女孩之一。

“中学时和同学一起拍古风艺术照,那时候不太懂,统称‘古装’,后来回想起来,是一套明代袄裙。”一度,吴竹逸沉迷古风摄影。“冬天的时候,报了一个旅拍团,在横店一连待了4天。为了‘仙’,全身贴满暖宝宝。”

2012年,远赴大洋彼岸哥伦比亚大学求学的吴竹逸,通过网络热切地搜罗着与汉服相关的一切。很快,融入了国内的“汉服圈”。“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因为期待“同袍”相聚,吴竹逸比中小学时代更盼望长假。“有一年假期回国,和‘同袍’相约去山里拍汉服写真。下午进山,拍完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大家手机都没电了,用相机的闪光灯才勉强照亮下山的路。”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它有一种力量,让你穿越千年。”一入汉服深似海,读研期间,主修统计学的吴竹逸,花了半学期自学了绘图软件。在翻遍了学校图书馆能找到的所有汉服文化书籍后,她开始尝试设计。

“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随着研究的深入,吴竹逸经历了从“看颜值”到“重内涵”的蜕变:汉服的袖子皆为圆袖,意为天道圆润;交领处则成矩形,以应地道方正,代表做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瑶光汉服实验室开张 冲出“既定”走上“第三条路”

越了解,越喜欢;越深入,越痴迷。

2017年底,吴竹逸毕业回国。摆在眼前的似乎是两条既定的路:手持海外名校毕业文凭,在北上广深找一份高薪体面的工作;抑或是,回家帮父母打理家族企业。

青春不负梦想。冲出“既定”,吴竹逸选择了“第三条路”。拿着一份详实的可行性报告,她向母亲争取来6万元创业资金。2018年2月,“瑶光ALKAID汉服实验室”在淘宝开张。和那些没有被社会“磋磨”过的年轻人一样,吴竹逸一头扎进了“梦想”。

从纸上设计,到身上成衣,一切,并不如理想中的简单。

一件汉服的诞生,需要经历立意、绘图、配色、选料、制版、绣花、裁剪、半成品、成品、熨烫、包装、入库等10多道程序,再加上请模特拍宣传图、网店上新、客服、发货、售后……“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有意想不到的问题出现。”

因为量少且“挑剔”,吴竹逸光本地合作的服装厂就换了三四家。听说广东的绣花工厂更有经验,她只身一人前往,凭着手机导航里“绣花厂”三个字,一家一家找上门。

家境优渥、名校留学,外人眼中的“小公主”,却在汉服的创业道路上屡屡碰壁。“没有经历过创业,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坚强。”吴竹逸笑说。

非科班出身却在北服毕业展大放异彩

“第一期上了3套设计,卖出了80件汉服。一想到有人正穿着我的汉服行走在某个城市的街头,就很开心。”2018年9月,吴竹逸一边经营汉服实验室,一边赴北京服装学院进修。一年后的《解码》毕业设计展上,她设计的5套作品登台亮相、艳惊四座,是所有毕业生中被选中登台作品最多的。

“我自己最喜欢的是一套大袖衫‘水彩云龙’,以西游记为主题,融入了芭蕉扇、避水金睛兽、龙宫等元素,使用的是手绘水彩和印花工艺结合的面料,还手工缝制了珍珠,寓意‘沧海明珠’。”吴竹逸说。工作室定位“实验室”,而实验,意味着“试错”。吴竹逸认为,汉服作为文化的载体,本身就是承前启后的。“在保留传统汉服严谨形制的基础上,加入了自己对‘人与自然’这个主题的理解,融入一些现代的元素。”

敬畏文化积淀又不拘泥,紧跟时代步伐又不放纵。目前,吴竹逸设计并制作了“风花雪月、宣和遗韵、神话、红尘四合”4个系列。解春风、鹦鹉洲、夜光杯、暮春令……每一套汉服,都有一个美丽的名字。

“喜欢汉服的人越来越多,表明当下国人特别是年轻人文化自信的增强。我希望通过‘瑶光’,把对传统文化美的理解传递给更多的人。”吴竹逸说。(张舒逸 通讯员/陈爱娣)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