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造园记:胸中丘壑的私人表达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6日11:11   来源 常州日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古之乐田园者,居亩亩之中;今耽丘壑者,选村庄之胜,团团篱落,处处桑麻……”明末造园家计成在中国第一部园林艺术理论专著《园冶》中如是说。

如今,当你来到武进区前黄镇蒋排村的诗酒田园坊,可以感知到何为“退一步安静,出一步文明”;当你来到茅山腹地半山腰的野松岭,则可以体味黑松林间的山野道隐;当你穿越金坛城区西北角的标准厂房,抵达“梦汀花园”时,就会明白何为工作即是生活典范。在当下的常州人生活中,造园正从历史走向现实。

作为一座有着2500多年文字记载的历史文化名城,常州的古典园林建设史与周边相比,稍显寡淡,但却曾是史料记载里的“百园之城”,出现过清代造园大师、叠石圣手戈裕良。据宋代《咸淳毗陵志》所载,常州最早的一座私家园林可上溯至距今已有1700余年的汉代蒋氏“山亭”;自汉以来,大运河水脉两岸,绵延在时光里的有近百座私家园林;一谈到留存至今的“近园”“约园”“意园”“半园”等,更因其主人跻身常州望族名流而屡屡被感叹于其命名之简约。当下的常州,一群“70后”“80后”正以各自的方式造园,私人表达着自己的胸中丘壑。“诗酒田园坊”的创始人、“70后”黄勇正是其中一人。

一扇木门背后,是总计35亩、包含有稻田、鱼塘、果园、木屋的小型农庄,经过4年的打理,依然显得有些粗放。黄勇说,农庄建立的初衷,是“想要建立一个体验生活、感知生命的地方”。

出生于城市的他,从童年开始就对农村保持着一份新奇,上学时,每逢单休都会往乡下跑。在大学期间,通过林业专业的学习,他对自然愈发亲近。国外工作的几年里,黄勇也屡屡接触到欧洲的田园项目。数年沉浮民宿行业,从丽江、浙江、无锡,一路汲取自己所需的经验,2013年回到常州后,他把创业的方向锁定在“诗酒田园坊”。

选址、挫折、继续、寻觅,直到2017年10月,黄勇在蒋排村这一片最初只有桃林的地方建了第一个木屋为开端,慢慢开拓周围的一草一木……大面积使用的玻璃,给温厚的木系空间里带来了通透的感觉,远可看日升日落、云卷云舒,近可观花开花谢、草木生发,燕雀婉转,候鸟越境,绿色种植,回归田园。

“我们提倡‘生活作坊’的理念,就是要让人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慢下来,感受绿色生活的奥妙。”黄勇说,“你可以想象,在农产品的产地,大家一起在自然中劳作的一切场景,收获之后酿米酒、酿醋、制作酱油、做桃子酱、做樱桃酱、榨菜籽油豆油、腌制臭鳜鱼、做泡菜、烤面包、养蚕、帮狗狗接生,等等。”

生命的自在,是在感受绿色大自然的同时让心灵拥有自由。“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想法,同样是金坛几个年轻人在茅山半山腰打造“野松岭”的内心基调。几栋被闲置的屋舍,因为他们想要改变“金坛乡下头”的浓厚兴趣,在一年里被打磨成一座山野度假酒店。

合伙人之一、“80后”邓亮介绍,这里的建筑与景观的设计遵从了茅山“道隐”的理念,灰白色为主色调,多用林、水、石、竹、黑金属五种材质,设计中还用硅藻泥、麦秸秆、水磨石砖,唤出建筑自有的记忆。站在这里,远望沧海桑田变化“记录者”海底水库,山形水影相映成趣,成片黑松林里山风呼啸;每临傍晚,密密麻麻的白鹭休憩在湖面上露出的一小截枯树树干上,颇有野趣。

作为金坛植物爱好大咖之一,“播多”造园,既为自己的园艺爱好,也为自己的两个女儿,“梦汀花园”就取自她们名字各一。今年已过而立之年的他,数年前接手并壮大父辈的公司,在继续致力于家居修复材料出口的同时,对工厂的内部环境进行了大换血——3年时间,在原本堆满材料、杂草丛生的广场上,挖出了锦鲤活泼游动的池塘、高低起伏的草地、樱桃挂果的果园,以及按色系规划的花园,让这里成了女儿们接触自然、快乐长大的天地。

“梦汀花园”里有很多进口花木,都是“播多”一株一株淘回来的,从四照花、杜鹃到四季造景效果明显的针叶树树群,每个时节都有不同的美……“不抽烟不喝酒,就这点爱好。”“播多”笑噱,“卧梅又闻花,卧枝绘中天,没想到十几年前《三重门》打油诗成了自己的写照。”他希望,能把花园和植物的美好分享给更多人。

这是一出上演在常州的“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造园记。

何嫄图文报道

来源:常州日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