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常州社会  > 正文

捐出眼角膜,是这位“美德少年”最后的奉献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18日10:14   来源 常州晚报   编辑 刘科羽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8年前,本报曾报道过陪读奶奶顾亚美和她患重症肌萎缩的孙子王宇煊的故事。遗憾的是8年后,少年还是没能抵过病魔的折磨——

    捐出眼角膜,是这位“美德少年”最后的奉献

    王宇煊,是这座城市里的一位普通少年。但他的生命,却永远停留在了15岁的花季。

    2012年4月10日,本报曾刊发报道《陪读奶奶和她的重症肌萎缩孙子》,记录了一对特殊的祖孙俩。当年,还只有7岁的小宇煊患重症肌萎缩,奶奶顾亚美在学校陪读的故事感动了不少常州人。

8年前,本报曾刊发报道《陪读奶奶和她的重症肌萎缩孙子》,记录了一对特殊的祖孙俩。

    顾亚美从不放弃希望,她曾说:奶奶我天天陪读,也许哪天能感动上帝呢,让我的孩子好起来。

    可惜的是,奶奶没能感动上帝。

    但她的孙子却感动了所有人——2020年7月12日,王宇煊在经历了十多年的疾病折磨后,离开了人世。在去世前,小宇煊和他的家人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捐献眼角膜,帮助别人重见光明。

    这位“江苏省美德少年”,即使先天给他带来了不幸,关上了他生命的那扇门,但他仍用善良与奉献之心,帮助别人打开了希望的那扇窗。

    记者近日获悉此事后,再一次走进这个家庭,听奶奶讲述这位“美德少年”的故事。

    他的美德 坚韧

    即使走不了路,也要读完小学

    8年前,采访小宇煊的场景,依旧印象深刻。当时7岁的小宇煊就是一个阳光少年,长得浓眉大眼,一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刚换的大门牙。当年为了采写这组报道,本报文字和摄影记者去了好几次孩子就读的三井小学,看到过小宇煊在课堂认真听讲,积极举手的样子;也看到过上体育课,其他学生都在操场跑步、他只能留在操场边时期盼的眼神;还有升旗仪式上,奶奶顾亚美扶着他的手,向国旗高高敬礼时认真的模样……

    小宇煊出生于2005年5月。在他5岁的时候,因为运动能力比同龄孩子弱了一截,求医后被确诊为重症肌萎缩。这就意味着,从5岁起,家人得知他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奶奶顾亚美依旧有着写日记的习惯

    即便如此,在奶奶顾亚美的坚持下,小宇煊到了入学年龄还是进入了三井小学就读。小宇煊父母离异,父亲工作又忙,他的生活,大多是爷爷奶奶在照料。奶奶顾亚美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她疼爱孙子,“小孩子也需要快乐,他的性格非常活泼,所以一定要带他来读书,掌握一点文化。如果病情发展下去,不能再到学校来了,他至少在家还能看看书,或者买个电脑给他上网消遣消遣……”

    采访小宇煊时,他刚刚读一年级,尚能走路,但是顾亚美告诉记者,到了二年级的时候,孙子的情况就恶化了。“二年级上学期末,一个下雪天,煊煊看到同学们下课都去玩雪了,也想去,我就带着他,结果没想到,玩着玩着人就瘫下来了,我赶紧打电话叫他爷爷来。”从那天起,小宇煊就坐上了轮椅。

    小宇煊很喜欢上学,一二年级时,他总是在课堂积极发言,早早把作业做完,放学回家后,还在奶奶的帮助下巩固当天所学的课程。但是到高年级,身体机能慢慢退化,人家用一节课能写完的卷子,他需要付出双倍的时间,即便如此,也要做完。

    每次上完厕所,为了让奶奶更轻松地帮他穿上裤子,他不得不躺在冰冷的地上;中午午饭,也只能由奶奶去食堂打来饭菜在教室里吃。尽管有重重困难,但他喜欢上学,也始终坚持。

    顾亚美指着客厅里如今空空的一整面墙告诉记者,墙上之前贴满了孙子的奖状,几乎每年都有“三好学生”。墙面依稀可见胶带斑驳的印记。

    他的美德 孝顺

    在志愿者的帮助下,

    重新向爷爷奶奶打开心扉

    小学时期,小宇煊的成绩名列前茅。2013年,还被评为“江苏省美德少年”。

    煊煊在读一年级时,教室旁有一个地下通道,孩子们上课时,顾亚美就自己搬张凳子,坐在过道口,写日记、织毛衣或者拿着课本“自学”。到了二年级之后,顾亚美每天就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和孩子们一起“学习”。教室里的孩子们也都很喜欢她,都“奶奶”“奶奶”地叫着。

    临近小学毕业,煊煊状态更不如前,无法写字,坐轮椅从几个小时到最后只能坐几分钟。于是,顾亚美就小心翼翼地和孙子商量,“要不,咱们念完小学,就不去初中了好不好?”煊煊很懂事,他知道爷爷奶奶平时接送他很辛苦,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只是点了点头。毕业后,煊煊唯一的乐趣,就是玩家中为他购置的电脑。

    “其实变化还是很明显的,煊煊话少了很多,也不爱交流,变得非常内向,甚至不爱出门,我们怎么说都不听。”顾亚美告诉记者,在一段时间内,她和孩子爷爷都很担心孙子的情况。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常州市新北区恩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志愿者们受常州市民政局、常州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的委托,与常州市心理咨询师协会携手合作,走进了他们的家。

    有一位小周老师,如大哥哥般,每周都会来看煊煊。第一次,小周老师用游戏打开了煊煊的话匣子,两个人聊着聊着,一下午的时间就那么过去了。在志愿者的沟通下,煊煊也终于愿意走出家门,还参加过一次恩悦组织的畅游恐龙园活动,那天,爷爷奶奶和志愿者一起陪着他,在恐龙园度过了欢乐的时光。

    煊煊的生活,大多数时间是爷爷奶奶在照顾,一日三餐,生活起居,其中的艰辛,毋庸赘述。煊煊在最后阶段胃口很差,有一天,他突然说想吃寿司,那天下着大雨,68岁的爷爷王志强就冒着雨,在街上一家一家找寿司店,“买回了两盒,煊煊那天胃口特别好,吃掉了一盒,边吃边叫我们也吃,他爷爷眼眶都红了。”顾亚美说,孩子离世前,还一个劲儿地关照她,“奶奶,你一定不能走失,走失了要记得打110;奶奶,你要活到100岁……”

    最后的美德 奉献

    捐出眼角膜,帮助他人重见光明

    重症肌萎缩的可怕在于,患者和家人早已知道结局,却仍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在倒计时中和死神做着最后的抗争。

    今年6月,煊煊照例去医院检查,结果很不如人意。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每当王宇煊坐上轮椅,隔两三分钟,爷爷就要帮着他移一下位置。15岁的少年已有75公斤重,坐在轮椅上,爷爷不厌其烦地帮他拨正身体或者帮他移到舒服的位置,是过往邻居都看在眼里的疼爱。

看着孙子的照片,两位老人依旧悲痛万分。

    随着煊煊病情的恶化,顾亚美意识到,孙子的日子可能没多久了。她想起多年前遇到的一位孩子妈妈,那个孩子也是位“美德少年”,离世后捐出了自己的器官,于是,顾亚美萌生了一个想法:孩子的这一世,很痛苦,但是十几年来,不管学校、政府还是社会,都有许许多多关心煊煊的人,也给予了他们一家很大的支持和帮助。顾亚美觉得人一定要懂得知恩图报。为着心中这份感恩的信念,她强忍着悲痛与泪水,和煊煊的父母,以及煊煊本人商量,如果真的有一天离开了,是否还可以给这个世间留下一些美好,给他人带去一些温暖和帮助?煊煊很懂事,这是奶奶的建议,却也是他自己的心愿——捐出自己的眼角膜,以一己之力,回馈社会,照亮他人。

    2020年7月12日,小宇煊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他曾经特别留恋的世界,也正是在这一天,这位“美德少年”捐出了自己的眼角膜,在常州市红十字会的帮助下,一位饱受失明之苦的陌生人接受了这份爱的馈赠,重见了光明,迎来了“新生”。

    生命原本无常,唯有真爱永存。让我们记住这位叫做王宇煊的小男孩,不论生命如何坎坷,他始终竭尽所能,在爱中成长,在爱中坚强,也为这世间奉献出了自己最宝贵的一份礼物。

    吴燕翎 殷丽萍 文 朱臻 摄

    来源:常州晚报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