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新闻中心 > 财经新闻  > 正文

爱唱广西各民族的原生民歌的组合——梢丽组合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4日15:34   来源   编辑 时晟昊   责任编辑王小明
 条评论   去评论> 选择文字大小  

    “梢丽”在壮语里是“漂亮姑娘”的意思,梢丽组合是四位来自广西不同民族的年轻姑娘组成的,她们是由壮族的潘婷、侗族的姚启媛、布依族的韦新琳、以及汉族的刘海嘉。虽然她们来自广西不同的民族,但都因为热爱山歌走到了一起。她们擅长演唱广西各民族的原生民歌,歌声里既有精湛的技巧,同时也保留了古老民歌淳朴的味道。她们致力于将广西的山歌唱出大山,唱出广西,唱到全世界。他们的表演形式新颖,演唱曲风突出,舞台展示丰富,青春活力无限,是一支颇具年轻时尚的民歌组合。

    四位热爱民歌的姑娘都是广西艺术学院民族艺术系的学生,当时为了参加学院举行的 “艺院杯”比赛而走到了一起,组成了梢丽组合,她们的粉丝名称也与名字很相符,叫梢丽粉。

组合成员

    潘婷生长在广西都安县,是地地道道的壮家妹子,靠着机灵聪慧的天赋和一把好嗓子,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大山。潘婷说,她知道自己个子不高,不太适合表演,但她要用优秀的歌声来弥补这个不足。为此潘婷格外地努力,每天都坚持练声,学校的琴房里,附近的南湖畔,处处都萦绕着潘婷的歌声。

    侗族姑娘姚启媛出生在三江侗族自治县,家里亲人是侗族大歌传承人,她从小就跟着家人在侗寨里唱歌,得天独厚的优势再加上后天的努力让她成为梢丽组合里不可或缺的高声部。姚启媛说,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在寨子里生活了,但是无论她去到哪里都会把侗族的山歌一直唱下去。

    出生在柳州柳江的布依族姑娘韦新琳,渴望学习、了解更多关于本民族的文化。大学时期她学习的是声乐专业,研究生考上广西艺术学院民族艺术系后才开始真正地接触原生民歌。回忆起当初刚加入组合的情形,韦新琳感慨地说:“我要用3年的时间去追赶她们7年的进度,就是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孩逐渐学会走路、跑步。每一次学习新歌的时候,队员们都会给我录音频,一字一句地教,所以她们对我来说就是一生中的老师和挚友。”

    而对于从小生活在梧州的汉族姑娘刘海嘉来说,少数民族语言并不是她的母语,要学会不同民族的民歌,不仅要跨越语言上的障碍,更是对少数民族文化学习和深度挖掘的过程。如果不是因为足够的热爱,根本无法攻克这一道道的难关。提起与民歌的渊源,刘海嘉总是说:“学习的过程太痛苦了,别人需要花一分力,我就得花两分,别人听五遍我得听十遍,我就不停地循环听,直到学会。天天听着这些民歌,我已经爱上它了,从一开始我抗拒,到现在我已经离不开民歌了。”

    在校学习期间,到各地去采风是常事,梢丽组合几乎走遍了整个广西,去到原生民歌发源的地方,在山野河边、田间地头向当地的农民歌手学习最地道的民歌,研究他们的演唱风格,深入了解各民族民歌的发展过程,最后在不同的舞台上演绎这些民歌,让这些古老的文化可以不断地传承下去。

    要唱出最地道的民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把歌词唱准确是最基本的要求,对于歌曲中一个小尾音、一个轻微的转调都要准确地把握,往往这些细节才是整首歌曲中最精髓的环节。梢丽组合的姑娘们为了熟练掌握这些演唱技巧,总是一遍遍地听着采访录音,一遍遍地跟着唱,将这些古老的音符刻进脑子里熟记于心里。

    勤奋地付出总能收获成功,经过不断地沉淀打磨,梢丽组合迎来了她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登台机会,同时也是一次最严峻的挑战——参演徐寒梅老师创作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精品项目,有着“舞台音诗”之称的《稻之韵》。

    《稻之韵》以壮族稻作文化为创作背景,由30多首壮族民歌构成,从壮族民间歌手以及师公、末伦唱本中,择选部分稻作文化中的民歌进行整理,将民间最淳朴的田野山歌搬到城市舞台。

    这次演出,梢丽组合的三位成员刘海嘉、潘婷和姚启媛都要承担大段的领唱,所以她们既是演员,也是研究人员。作为徐寒梅老师的创作团队,她们在一边做文案一边实践。

    回忆起当时排练的情景,潘婷说:“那个时候压力非常大,我们要在一年的时间里把30多首歌理解透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天晚上都要排练到12点以后才解散。”

    为了能在舞台上准确还原每一首歌,徐寒梅老师对所有参演人员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歌手为什么要这样唱?这个衬词是怎么来的?这个行腔风格是怎么形成的?每一个细节都要详细地挖掘与探究。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梢丽组合还是出色地完成了演出。

    经历了《稻之韵》的考验,梢丽组合飞速地成长,民歌的种子在姑娘们的心间生根发芽,成为了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每每提起梢丽组合,她们的老师,广西艺术学院教授徐寒梅总是自豪地说:“梢丽组合是全清一色的研究生,她们的研究方向是民歌演唱与传承,这个专业方向的研究生是全中国的首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所以无论从她们的学业还是专业文化背景来说应该都是级别最高的。”

    经过各种各样的演出,梢丽组合逐渐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她们不仅能够演唱广西各民族的原生民歌,还能将时尚的元素融入古老的民歌中,让民歌焕发出新的生命力。2018年,徐寒梅老师与梢丽组合赴云南参加首届中国传统暨民族民间歌唱方法研讨会,梢丽组合精湛的民歌演唱技巧,也得到了在场专家们的一致肯定。这更坚定了梢丽组合发扬民歌的决心。

    如今,毕业离开学校的四位漂亮姑娘接过了“徐老师”的接力棒,去到不同的院校成为了老师。四个人都以不同的形式,把她们最爱的山歌文化教授给她们的学生。

    虽然梢丽组合的每个人都已经为人师表,但她们演唱山歌的脚步并未停歇,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三月三壮族八桂嘉年华、广西新春文艺演出……各种大大小小的舞台上都有梢丽组合的身影,她们珍惜每一次在舞台上展示山歌的机会,同时也在不断地自我提升。她们深知舞台经历不但能检验团队的水平,更能促进团队合作意识,她们不断地超越自己,突破自我。

    刘海嘉说:“我们已经约好了,每一年都要参加一次比赛,这是检验我们自己的机会,也是我们去学习交流的机会。”2019年,梢丽组合参加了左权国际民歌赛,经过一场场地比拼,梢丽组合荣获左权国际民歌赛的“铜尊奖”。她们对民歌的热爱也得到了评委李松老师的由衷肯定:“守护民族音乐这条道路其实很艰难的,希望你们能用心地坚持走下去,不要放弃,才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它、热爱它”。

    梢丽组合的脚步从未停歇,一起唱歌,一起演出,她们努力成为舞台上最靓丽的风景。生活中的她们也在不停地成长,从走出校园的山歌妹,到为人师、为人母,她们一起分享生活的幸福与喜悦,一起相伴人生的美好时光。刘海嘉感慨道:“我希望我们组合能够一直不停地进步,我希望到我50岁的时候,我们梢丽组合还能一起继续去演出”。潘婷说,她一直有一个心愿,她想在广西文化艺术中心开一场属于梢丽组合的专场演唱会,甚至是梢丽组合的全国巡演,她要把广西的山歌唱到更远的地方。

    美美的山歌妹们正值青春年华,她们走到哪里,哪里都会流淌出古老神秘的山歌旋律。她们研究挖掘、传承和保护广西优秀的山歌文化,使得古老音符得以活态传承。她们用歌声传递梦想,用梦想点燃山歌传承的希望。

    俏丽组合的代表作品有《美美的山歌妹》、《老百姓说好才是真的好》、《迎客歌唱响丝路广》、《美丽姑娘赶歌圩》、《扁担歌》、《蓝天广朗朗》等。

    俏丽组合的主要成就:荣获第二届湖南六月六山歌节“十大山歌王”称号、左权民歌汇•2019年国际民歌大赛铜鐏奖获得者

    获奖情况:

    2016年7月第二届全国山歌王争霸赛十大山歌王

    2016年第五届孔雀奖全国高等艺术院校声乐大赛(原生态组)二等奖

    2016年8月第四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民歌大赛院校组一等奖

    2017年7月第三届全国山歌王争霸赛十大山歌王

    2017年12月荣获第14届“德艺双馨”广西区成年组特金奖

    2018年10月荣获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青年歌手大赛三等奖

    2018年9月荣获“八桂民俗盛典”广西优秀民间艺术表演(民歌)评选活动十佳民歌手奖

    2019年7月荣获左权民歌汇·2019年国际民歌赛铜尊奖

    演出经历:

    2018年9月参演第20届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演唱《美丽姑娘赶歌圩》

    2018年受文化部邀请赴柬埔寨参加中国·柬埔寨建交60周年中国·广西—柬埔寨高校联合音乐会

    2018年9月受邀赴云南参加首届中国传统暨民族民间歌唱方法研讨会

    2018年10月参加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青年歌手大赛,获三等奖

    2018年11月受邀赴京参加广西民族出版社新书推介会

    2018年12月受山西卫视邀请赴京参加《歌从黄河来》——浓情家乡季的录制

    2019年1月参加广西统一战线参与脱贫攻坚2019新年特别节目录制,演唱瑶族民歌《奔小康》

    2019年2月参加《壮乡春早·2019年广西新春文艺演出》,演唱彝族民歌

    2019年4月参加“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民歌大汇演,演唱原创作品《妹妹的山歌妹》

    2019年4月参加2019“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主会场,演唱侗族《多耶》

    2019年7月参加左权民歌汇·2019年国际民歌赛,获铜尊奖

    2019年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民族大联欢活动

    2019年12月参加“唱享民歌音乐分享会”演唱壮族嘹歌

    2020年1月参加广西新春文艺演出,演唱《扁担歌》

    2020年3月参加“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特别节目,演唱《侗寨欢歌》

下载客户端 参与人数,评论人数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更多
读图时代